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孝昌冯山社区组建八个调解小组 “和事佬”精准化解社区纠纷

2021-12-22 12:25:59    来源:湖北日报

冯山社区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中心调解现场。 (视界网 孝宣 摄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宇 通讯员 高玉峰 陈峥嵘 赵思然

听完调解员给出的调解方案,吴爱平接过罗小红递来的一听饮料,和他握手和解。

2018年,吴爱平来到冯山社区罗马街做生意,租下罗小红的门面。合同要到期时,双方因合同对转让费标注不明产生矛盾。

今年3月至今,经社区调解员三次调解,双方终于握手言和。

在孝昌冯山社区,类似的场景不时上演。

2019年年底,该社区成立社会矛盾纠纷化解中心,组建8个调解小组专门化解矛盾纠纷。两年来,共调解矛盾纠纷736件,矛盾纠纷调解率达100%。今年3月,冯山社区被授予“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社区)”。

社区成立调解室

在冯山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罗火东曾被称为“陀螺书记”。

让他整天停不下来的,是辖区里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矛盾纠纷。在社区工作了20多年,处理矛盾纠纷占了他一半的工作量。

冯山社区曾是孝昌最大的城中村,2003年,按照孝昌城中村改造规划,冯山社区八成土地用于商业开发。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昔日的“城中村”已成为孝昌城区最为繁华的地段,辖区内有2.5万常住人口、14个居民小区、2000多家购物场所和商业网点。

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给冯山社区带来发展机遇,也引发出不少新的问题:一是征地、拆迁、补偿,利益盘根错节;二是商贸集中,流动人口多,人口密度大,房屋租赁、消费维权等纠纷量多、集中。

2005年,罗火东在社区成立矛盾纠纷调解室。但社区干部仅有7人,专业素质较弱,处理纠纷力不从心,“浑身是铁,也打不了几根钢钉”。

增加社区干部人手?短期内不现实;购买专业服务,钱谁来出?“陀螺书记”陷入了沉思。

8个调解小组当“和事佬”

一番思索,罗火东决定,整合社区力量,盘活内力。

辖区内,早些年成立了4个社区自治组织:房屋租赁管理委员会、菜市场管理委员会、社区村庄改造协调专班,以及社区巡逻队。“基本都是本村人,对社区情况熟,在村里也有一定威信。”罗火东首先将这些自治组织纳入调解队伍,充实力量。

网格站网格员对每家每户情况熟,可以及时摸排到矛盾纠纷的苗头;社区法律顾问室坐班的专职律师,能在纠纷解决中提供法律支持;社区已退休的干部、教师有文化熟悉国家政策,会讲道理,办事也有方法。

充分挖掘社区各类人群的优势后,罗火东将这些力量组成了一支35人的调解队伍。

罗火东将调解队伍分为商贸纠纷调解、房产纠纷调解、邻里纠纷调解、家庭纠纷调解等8个调解小组。根据人员在社区的职责、各自的专长以及工作特性,分在不同小组,精准化解矛盾纠纷。

网格站站长郑红珍担任邻里纠纷调解小组组长;干了10多年菜市场管委会主任的罗本佳加入商贸纠纷调解小组,主要负责处理菜市场消费引发的矛盾纠纷;社区村庄改造协调主任罗和凤加入房产纠纷调解小组,负责房屋拆迁及社区基础建设类纠纷调解……

68岁的罗新民,是县文旅局工会的一名退休干部、老党员。“德高望重,善于做群众工作,说话有感召力。”在罗火东的邀请下,罗新民义务加入房产纠纷调解小组。

精准化解社区纠纷

今年初,罗马街的吴平与自家租户因房屋租赁转让费产生矛盾,大打出手。报警后,原本是一起民事纠纷,顿时升级成寻衅滋事的刑事案件。

如何化解双方矛盾?房产纠纷调解小组罗新民出面了。他拎着慰问品去医院看望伤者,沟通对方诉求。

同时,调解小组的律师和司法干警也从专业角度给出建议方案。经过多次协商,双方在调解书上签字落印,握手言和。

在罗火东看来,调解小组不仅要做精准化解矛盾纠纷,还要精准摸排矛盾,将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

今年夏天,罗马街雨污分流改造工程让沿街商户热闹起来。这是孝感城区最热闹的商业街,700余家个体经营户集聚于此。“得挖多久,会不会影响我们做生意?”“井盖会不会安在我家门口?”

社会矛盾调处中心主任罗耀平心里早就清楚:工程一开工,矛盾肯定少不了。

该中心从调解小组中抽调7人成立协调小组,提前组织商户代表开会,沟通建设工期、房屋安全、井盖埋放等问题。施工过程中,只要商户有问题,就立马能找到协调小组解决。改造工程原计划4个月完工,结果在2个月内顺利完工验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