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煤价涨上天 A股煤炭指数却波澜不惊

2020-12-14 15:31:02    来源:金陵晚报

近期煤价一飞冲天,期货市场主力合约价格创下历史新高,现价同样突破700元/吨。不过,A股煤炭指数却是波澜不惊,甚至出现大型煤企旗下热电厂无钱买煤的怪相。

再现“煤超疯”

12月11日,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在盘中创下777.2元的历史新高。同花顺iFinD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年初煤炭价格曾快速下跌,于4月中旬触碰年内最低点482元/吨。不过,动力煤期货自11月底突破600元后加速拉涨,最近15个交易日13天上涨,走出一波气势如虹的行情。

机构分析认为,近期各大电厂为完成发电任务,机组全开发电,尤其水电发电不足下,火电再次发力,使得电厂日耗逐步高升。近期气温逐渐下降,供暖等对煤炭需要也逐步增加,化工、水泥厂采购积极性不减,动力煤需求整体良好。此外,虽然沿海、沿江地区进口额度已经陆续落地,但是大部分要等到12月下旬才能通关,加上主产地受煤管票和安检限制等供应难以跟上需求,动力煤总体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中宇资讯分析师刘进旭告诉记者,目前陕蒙各矿区拉运持续火爆,多数矿区无存煤,部分矿区待装车辆排队数公里以上,“煤价还将继续强势上行”。据介绍,12月11日55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690—720元/吨,5000大卡动力煤主流平仓价605—625元/吨,期现价差较大。

咄咄怪事

煤价“高烧不退”,市场出现一大奇观:煤企下属的热电厂几近无煤可用,究其原因却是手头缺钱。

12月9日,一份名为《河南能信热电有限公司关于资金紧张、煤炭短缺的函》在市场上传开。能信热电在这份致河南能信热力股份有限公司的函件中称,当前公司厂内存煤仅1万余吨。由于受永煤违约事件影响,该公司融资渠道中断,没有资金购买煤炭,若不能及时融得资金,将会造成煤炭供应中断,届时,可能导致机组停运。

公开信息显示,致函对象能信热力是能信热电的投资方之一,持有后者10%股权。据了解,能信热力前身为许昌市热力公司,承担着许昌市城市规划区域内的工业生产、居民采暖、行政办公以及商贸经营等热力供应及经营服务任务。

值得一提的是,能信热电的大股东为平煤神马集团,后者持有能信热电60%股权。也就是说,煤企下属的热电厂竟然为“煤”哭穷。与近期违约的永煤控股类似,平煤神马集团同样是以能源、化工为主的国有特大型企业集团,旗下拥有平煤股份、神马股份和新大新材三家上市公司。

“随着供暖季到来,热电厂的库存加速消耗,最近确实存有部分缺煤电厂高价寻煤现象,但能信热电主要还是受困于融资无力,没有钱买煤。”记者接触的沪上券商人士透露。

Wind数据显示,自11月10日永煤控股首次违约后,截至12月9日,河南省先后有4只地方国企债券被迫取消发行,至今还没有当地国企成功发行债券的消息。

债务风险如影随形

事实上,尽管煤炭期现价大涨,A股反应却相对平淡,同期煤炭指数基本持平,这与煤炭企业高悬的债务风险有关。

信达证券最新研报指出,2020年煤企信用债到期偿付压力较大。截至2020年11月16日,2020-2022年信用债到期量分别达到4267.93亿元、2791.49亿元、1850.07亿元,其中2020年信用债到期压力已超过2016年的高位(4002亿元),是煤炭行业偿债压力最大的一年。据介绍,2016年以来煤价维持保持中高位,大型煤炭企业经营好转,但依然没有能力降低债务负担。以截至今年三季度的数据来看,国有大型煤炭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达到72.50%。

前述沪上券商人士进一步表示,煤炭集团企业的核心业务往往都在下级上市子公司,加上近年煤炭企业热衷多元化发展,非煤业务往往拖累业绩,导致债务风险挥之不去,无形中影响了相关上市公司业绩表现。

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平煤神马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37.53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5.02%;净利润亏损11.98亿元,总负债1554.06亿元,净资产429.96亿元。平煤神马集团2018年至2019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7.51亿元、-12.1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期货日报消息,12月12日上午,国家发改委召集十家电力企业召开座谈会,研究当前煤炭供需形势,做好今冬明春煤炭保供稳价工作。会议要求电力企业煤炭采购价格不得超过640元/吨,若超过,需单独报告发改委,发改委对煤源进行调研。目前重点电库存8600万吨左右,要求各集团内部电厂相互调节煤炭库存,减少市场高价煤采购;电厂进口煤(除澳洲)采购全面放开,不得限制通关。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煤价短期难以下跌,但顶层政策已经开始发力,政策调控效果将逐渐显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