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要闻 >

2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2% 仍然处于近年的高位

2020-03-11 08:44:0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猪肉价格高位运行,仍是影响2月CPI的核心因素,结构性物价特征明显。2月核心CPI(刨除食品和能源)同比涨幅回落至1.0%(1月同比上涨1.5%),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国内零售、餐饮等消费受冲击。

3月1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2月物价指数,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2%,仍然处于近年的高位,但是相比1月有所回落。

2月CPI处于高位,疫情防控下的交通管制推高了食品价格,但去年价格起飞的猪肉仍然是主因。疫情对物价还有拖累作用,服务消费价格走低,其中旅游、交通等行业受挫最明显。

疫情仍将继续影响3月物价。但我国疫情防控积极因素不断增多,企业复工复产在有序推进,物价走势将回归常态。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猪肉价格趋稳、生猪产能的回升,CPI涨幅将趋缓。

此外,尤值一提的是,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蔓延,给世界经济的增长蒙上阴影,我国外需有走弱的风险,物价后势承压。

食品涨价,服务消费降价

2月CPI同比上涨5.2%,其中猪肉价格上涨135.2%,影响CPI上涨3.19个百分点,是最主要的影响因素。

猪肉价格在经历了2018年的低迷后,叠加非洲猪瘟造成的猪肉供给短缺,在2019年迎来了史上最强“猪周期”。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全国猪肉批发价在2019年3月有所走高,6月之后更是持续攀升,8、10月份更是呈现陡然上升的态势。进入11月份,随着储备猪肉的投放,以及生猪存栏数量的回升,猪肉价格有一波明显回调。12月份则进入整体平稳、小幅震荡的态势。

进入2020年,受春节因素、疫情影响等,猪肉价格相较去年12月份有所走高。但从2月中下旬以来,猪肉批发价格在持续回调,从50.3元/公斤降至48.22元/公斤(3月10日数据)。

从2月全月数据来看,受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猪肉价格(2月环比上涨9.3%),其他鲜活食品也持续处于高位。比如2月薯类价格环比上涨16.0%,鲜菜、鲜果和水产品价格环比分别上涨9.5%、4.8%和3.0%。

2月食品价格环比上涨4.3%,与食品这类生活必需品形成鲜明对照的是,2月服务价格环比下降0.2%(上月上涨1.0%)。其中,医疗服务价格环比微涨0.1%,飞机票、理发和宾馆住宿价格环比分别下降7.8%、2.5%和1.0%。

受疫情影响,居民纷纷取消出行计划,旅游业首当其冲。3月9日,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这是携程成立以来亏得最多的一个季度。最差时国内订单损失80%,现在慢慢恢复了些,目前来看国际订单短期很难恢复。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月CPI涨幅较高,主要是翘尾因素所致。从环比变化来看,2月CPI环比上涨0.8%,处于历史同期涨幅的平均水平。其中,食品、非食品价格环比上涨4.3%、-0.2%,疫情防控时期的物流不畅、人流复工推迟,以及部分消费者的囤货心理,造成了食品价格的涨幅高于历史均值水平。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猪肉价格高位运行,仍是影响2月CPI的核心因素,结构性物价特征明显。2月核心CPI(刨除食品和能源)同比涨幅回落至1.0%(1月同比上涨1.5%),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国内零售、餐饮等消费受冲击。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司长赵茂宏表示,因疫情防控,2月份部分商业和服务网点停止营业,一些非生活必需品的消费需求也受到抑制,供需均有收缩,价格基本稳定,部分项目价格甚至下降。像春装上市延缓,服装价格环比下降0.3%。

全球需求走弱,物价后势承压

CPI维持高位的同时,2月PPI同比下降0.4%,1月上涨0.1%。

2月受季节和疫情因素影响,一些工业企业停工停产,需求减弱带动PPI价格走低。其中,受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影响,国内石油及相关行业价格大幅波动,环比价格由涨转降,是拖累PPI的重要因素。2月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环比下降11.0%,其上月还环比上涨了4.3%。

1、2月份CPI涨幅均在5%以上,部分市场机构对于全年物价涨幅预期(3.5%左右)要高于去年(3%左右)。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表示,疫情期间需求上涨、供给受限导致食品价格同比涨幅创2018年5月以来新高,支撑CPI处于高位。但非食品价格和核心CPI明显回落,反映出整体需求偏弱,后续物价上涨压力并不大。全国平均猪肉批发价已经持续下降,猪肉价格有望逐渐趋稳回落。

“当前正处于复工复产阶段,很多行业的经营活动仍然受到疫情的冲击影响,宏观政策不宜对CPI、通胀率做过度反应而进行收缩,宏观政策对目前暂时较高的通胀率应保持一定的容忍度。”徐奇渊表示。

CPI维持高位,PPI下行,后续是否有通胀或通缩的风险呢?徐奇渊表示,当前通胀和通缩的风险都不大。一方面我国制造业生产能力充足,生产秩序恢复之后,供给能够及时满足消费需求。另一方面,通缩的压力方面,情况较为复杂。油价冲击仍然存在不确定性,而且我国成品油存在40美元/桶的地板价规则,因此对我国PPI的影响较为有限。但是,如果疫情在全球持续扩散、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不安,将可能影响到中国的出口贸易、制造业投资和就业、收入预期等,进而削弱总需求、增加通缩压力。

刘学智表示,需求偏弱叠加国际油价大幅回落,预计在国内疫情控制住之后,PPI和CPI涨幅可能明显回落。通胀压力减轻,将为国内宏观政策在疫后重建时期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释放空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