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科技 >

巨头“破冰”难 互联网平台“拆墙”仍有保留

2021-12-30 11:42:59    来源:经济参考报

12月27日,快手与美团宣布达成互联互通战略合作。双方将基于快手开放平台,打通内容场景营销、在线交易及线下履约服务能力,共同为用户创造“一站式”完整消费链路。近年来,在社会各界的呼吁和努力下,互联网平台“拆墙”工作按下“开始键”,但目前的“拆墙”仅停留在开放链接等表层,对于更深层次的开放,平台多以“安全”为由表示正在研究。业内专家指出,在推动平台互联互通的进程中,需要兼顾到平台作为商业主体的意志。与此同时,平台应该认识到,只有更加开放,才能吸引更多用户群,最终实现更大的发展。

“拆墙”仍“有保留”

在有关部门和社会监督下,近年来,国内各互联网平台间的“拆墙”迎来新突破,“有保留地推进”成为显著特征之一。

以最受关注的阿里、腾讯两大平台为例。近日,微信、支付宝先后公布了与银联云闪付推进互联互通的进展情况。目前,支付宝已向银联云闪付开放线上场景,首批覆盖85%的淘宝商家,预计到2022年3月将实现全国收款码扫码互认;微信支付则公告称,已与银联云闪付实现线下条码互认互扫,银联云闪付全面支持Q币、QQ音乐和腾讯视频的充值服务,微信小程序也逐步支持云闪付支付。

然而,撇开与云闪付的合作,目前腾讯和支付宝之间还有很大的“破冰”空间。目前在“阿里系”平台上,包括饿了么、优酷、大麦等在内的多款App已经接入腾讯支付,但是用户量规模更大、流量更多的天猫、淘宝、盒马、闲鱼等仍未接入;“腾讯系”相关产品上,QQ音乐、Q币支付、微店等场景也未接入支付宝。

除了支付领域,电商和社交平台的外链能否互通也备受关注。2021年9月,工信部有关业务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会上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限期内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

一系列监管压力之下,不少平台均迈出步伐,但并不彻底。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微博上已经可以发布淘宝链接,并直接通过链接购物或者跳转到淘宝App;但在小红书上,淘宝和京东商品的链接和介绍能够发布,但链接处于不可复制状态,既不能直接通过链接点开商品,也无法自行复制到浏览器打开。

在微信“一对一”聊天中,可以直接分享淘宝、京东商品链接、抖音视频,但是在群聊、小程序、朋友圈入口,相关通道仍未打开。

头部平台“破冰”难

“互联互通是为了推动开放生态,通过开放生态来推动数据要素流动、用户流量共享,为用户提供便利性。”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指出,当前平台开放主要停留在链接开放层面,内容链接开放、金融支付工具互通、群链接开放是未来着力推进的。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也认为,互联网企业在链接开放方面已经迈出很大步伐,未来会进一步走向数据开放、运营开放、广告投放等。

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由于涉及复杂的利益分配、数据安全等问题,要推动更深层次的开放,可能遭遇平台一定的“软抵抗”。

此外,“二选一”也广泛存在于当前的互联网空间。以充电桩行业为例,目前市场上主要有4家充电桩服务平台,分别是小桔充电、星络充电、快电、新电途,其背后均有资本注入。一家科技企业负责人向记者反映,某服务平台为了“跑马圈地”,在和充电桩运营商的合同中设定“二选一”条款,要求充电桩运营商与其他主体开展类似业务前必须征得其同意。

厘清“安全”和“利益”

互联网平台“拆墙”究竟难在哪儿?记者调查发现,目前针对尚未开放的领域,平台多以“安全”为由表示还需进一步研究。

盘和林认为,安全的确是重要问题,如果确实存在安全隐患,那么其应该被放置于优先级的首位,“当前,我们也相信大部分企业有能力解决好安全问题。”

盘和林同时指出,国家法律法规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尤其是对外链信息中的责任主体进行明确,同时需要厘清,当安全和互联互通产生冲突时,以什么标准来判定。

庄帅认为,互联网互联互通的确还需要一定时间,因为涉及具体技术协议、利润分割、商家运营、用户体验等方面的内容。此外,数据开放会给平台企业在数据安全、用户隐私、商业安全等方面带来挑战,需要综合考虑。

“社交媒体里发链接,相当于在虚拟空间的大厦里免费开商店,这种‘赛博空间’也需要基础设施、软硬件及人员运营。”上海政法学院人工智能法学院副教授龙怡说,如果平台之间能达成一定的利益交换协议,而非新来的在大平台上免费做广告“吃大户”,相信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院长傅蔚冈对此表示认同。傅蔚冈指出,以苹果手机为例,在美国,其内置的搜索引擎是谷歌,而谷歌曾为此付出了高昂的费用。因此,在推动平台互联互通的进程中,也需要兼顾到平台作为商业主体的意志。

不过,傅蔚冈同时指出,对于有志于更大发展的平台来说,只有更加开放,才能吸引更多的用户群,最终实现更大的发展。“如果仅仅看到短期的商业利益,通过设置门槛将一些竞争主体排除在外,最终会损害平台的长远发展。”

(记者 胡洁菲 丁雅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