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 >

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要有合理引导、科学规划

2021-12-02 14:14:48    来源:经济参考报

近年来乡村旅游持续发展,在带动脱贫致富、留住农村人口、改善人居环境等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然而,各地跟风上马乡村游项目的同时,部分地方乡村旅游由于前期规划不当、缺乏运营管理人才等因素,出现千村一面、服务水平参差不齐等现象,引不来客流,浪费了资源,也挫伤了当地村民的积极性。

专家及业内人士建议,发展乡村旅游不仅要埋头苦干,还需有关部门合理引导、科学规划,在基础设施建设、从业人员培训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助力乡村旅游可持续发展。

乡村旅游成富民支柱产业之一

近年来,脱贫攻坚让乡村水、路、电、网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为欠发达地区乡村旅游发展提供坚实基础,农家乐数量、热度持续攀升。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农家乐”的企业有19.4万余家,其中超11万家企业成立于5年内,75%以上农家乐企业为个体工商户。据贵州旅游协会乡村旅游与民宿发展分会会长吴比介绍,目前贵州民宿客栈总量超一万家,3500多个自然村寨发展乡村旅游。

疫情带来的不确定因素也让农家乐成为短途游热门选择。重庆市农家乐与乡村旅游协会数据显示,今年国庆节假期,全市乡村旅游行业游客接待量达2173万人次,同比增长10.2%;综合收入达33.75亿元,同比增长13.2%。

乡村旅游已然成为部分地区富民新支柱产业。

重庆市武隆区后坪乡曾是深度贫困乡,随着脱贫攻坚深入推进,当地基础设施不断提升。借助山区优势,后坪乡大力发展高山避暑游,年接待游客2万余人次,农产品供不应求,带动户均增收1500元。

乡村旅游的发展还推动了乡村人居环境整治。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区柳泉乡永新村是移民村,曾经村民乱堆、乱放、乱建现象严重。自2017年自主发展乡村旅游以来,永新村人居环境不断提升,如今道路平整、绿荫成行,并在财政支持下进行了污水管网建设,去年全村农家乐收入近70万元。

此外,乡村旅游发展在传承弘扬民俗文化、吸引人才回归乡村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乡村旅游产业也在不断升级。北京部分乡村旅游从业者表示,在农民为主体、社会资本广泛参与下,乡村旅游已从零星走向集群,从农家乐、渔家乐发展为农业嘉年华、农业主题公园,已成为融合一二三产业与生产、生活、生态的大产业。

“千村一面”有隐忧

有些地区发展乡村旅游冒进跟风,造成千村一面、难引来游客,巨额资金“打水漂”;一些农家乐易受季节等自然因素影响,具有脆弱性;还有部分农家乐面临基础设施不完善、村民服务意识与能力不强、专业运营管理人才缺乏等问题。

造成这些状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前期缺乏合理规划、冒进投资,导致同质化竞争严重、经营内容单一。不少地区乡村旅游发展较为粗放,打造景点以种植花草、建设观景台为主;服务仅限于提供餐饮住宿、棋牌K歌,不但缺乏吸引力,还易形成农户间不良竞争。

国庆节假期,重庆酉阳、武隆、沙坪坝等多个区县纷纷推出以粉黛乱子草为特色的乡村旅游,但一些游客表示,这类“网红花”看过一次就再无吸引力。不少古镇也缺少对本地特色文化的发掘,充斥各地都有的小吃和工艺品店,商业气氛过浓,游客很难找到乡愁。

“客人普遍反映,农家乐周边可玩景点和设施太少。”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安静村村民赵本林说,传统农家乐卖点主要是农家菜、季节性采摘、打麻将等,但如今客人还有垂钓、露营、研学等多元化需求。

——一些地区农家乐易受地理位置、季节等因素影响。江西新建区南矶乡地处鄱阳湖南矶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每年秋天,数以万计的越冬候鸟来此栖息,吸引游客来看湖、观鸟。南矶乡党委副书记万辉说,几年前,为引导渔民转产发展生态旅游,乡镇政府组织渔民外出参观学习,并为每户补贴资金,全乡农家乐一度多达60多家,旅游业成为乡镇主要产业之一。

今年国庆节假期,南矶山乡只有数家农家乐还在营业。经营多年的向阳饭庄负责人万访华说,以前靠吃旅游饭年收入5万多元,现在维持生计都困难。

记者了解到,国庆假期,由于水退得晚,进出南矶乡道路被水淹没,村民和游客进出需依赖班船、快艇等,而快艇由私人运营,往返程费用需约300元一人。万辉说,交通因素限制了客流量,全乡2019年居住人口有2000多人,目前仅300多人,部分人员放弃从事旅游业,外出打工。“希望改善交通状况,使得丰水期游客自驾车也能开进乡里,同时有助于吸引外来企业建设旅游配套设施”。

宁夏南部山区乡村旅游也严重受季节影响,夏季自然风光引人入胜,游客爆满、一床难求;冬季草木凋零、气候寒冷,门庭冷落。

此外,部分农家乐欠缺标准化,服务品质低,基础设施差。农家乐往往散而小,缺少相应行业规范,村民未经专业培训,服务意识、能力欠缺,一些乡村基础配套设施尚不完善,甚至存在安全隐患。

宁夏某地依靠古长城遗址发展农家乐,虽有二十余户参与其中,却只有一户外观整齐漂亮的人家游客较多。有游客反映,其他家卫生条件和服务水平让人心里没底。由于农家乐地理位置特殊性,市场监管很难到位,服务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农户坐地起价。

部分村镇水路电网、旅游公厕、停车场、医疗服务等基础配套设施还难以满足游客需求。一些民宿甚至存在安全隐患。

——乡村旅游经营者多半路出家,缺少专业规划设计和经营管理人才。从开发层面看,不少经营者对乡村旅游发展仅凭一腔热情,缺少成熟想法,造成投资浪费,影响日后发展;从经营层面看,缺乏专业管理策划团队,营销策划单一低效,一线人员服务水平有待提高。

此外,“工匠”“传承人”“田秀才”“土专家”等乡土人才也匮乏。然而,由于乡村地域发展水平限制,专业人才聘用成本较高,劳动力市场也缺少相应人才。

乡村游有待“提档升级”

针对乡村旅游发展中存在的问题,专家及基层人士建议,有关部门应通过加强政策支持引导、加大从业人员培训力度、加快完善乡村旅游标准化体系等方式,全方位提升乡村旅游经营服务管理水平。

浙江省湖州市人大代表翁建英建议,各地政府应提供包括信贷资金支持、绿色通道、税收减免等在内的政策支持;以线路和示范点打造为抓手,着眼全域旅游,保证交通干道、重点景区到乡村旅游点道路通畅,形成以点连线带面的乡村旅游环线。

专家还建议有关部门通过规划引领,构建布局合理、多样化发展的乡村旅游产品体系和多业融合发展的产业体系,引导形成竞相发展、错位发展、特色发展、绿色发展的乡村旅游格局。

中国旅游研究院长江旅游研究基地首席专家罗兹柏认为,需进一步挖掘激活乡村特色文化,提升核心竞争力。同时,加强乡村旅游与体育、康养、教育等跨行业合作,配套发展轻体验、轻探险等更具深度的乡村旅游模式,以提高乡村辨识度。

一些乡村农家乐已开始尝试差异化发展。例如,永新村农家乐今年打造了“共享庭院”,农户既保有私人庭院,又彼此连通,按“一户一品”发展,游客可自由穿梭,享受差异化服务。“这样避免同质化竞争,增强了吸引力,村民都能受益。”永新村党支部书记李文彬说,今年国庆节假期,全村农家乐收入是去年同期的五倍。

新疆乌鲁木齐县抓住冰雪运动热契机,在乌鲁木齐通往天山大峡谷、丝绸之路滑雪场等主要景点必经之路上规划农家乐,并配套建设民宿、徒步小道等基础设施。“夏天的经营项目和其他民宿差不多,主要是冬天很有特点,会有雪友预定来我这里吃住滑雪。”乌鲁木齐县水西沟镇云杉民宿业主张翔说。

加强从业人员培训,提升服务管理水平。“各地在推进乡村旅游过程中,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较高,却疏于人员培训。”山东台儿庄古城旅行社总经理王文玲说。

专家建议,有关部门可加大对乡村旅游从业人员的标准化服务培训力度,提高一线员工服务技能,增强管理人员专业能力;分层次组织部门或重点乡镇负责人、经营大户外出考察学习,开阔视野、拓展思路,着力培养一批乡村旅游发展营销人才和管理骨干队伍。

吴比认为,目前,各类院校大多面向传统旅游需求策划培养人才,在乡村旅游高速发展期,需要旅游行业协会、主管政府部门、相关市场主体加强协调沟通对接,做好人才培养和储备工作。

此外还要加强监管,尽快完善乡村旅游标准化体系。有关部门应加强对乡村旅游市场秩序、食品卫生、饮水、消防、社会公共治安、道路交通、景区游览设施、特种设备的安全监管和规范化管理,配套完善医疗救助、应急救援等,提升乡村旅游服务质量和水平。

(记者马思嘉、周文冲、张漫子、程迪、吴思、邵鲁文、林碧锋、马锴、陈爱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