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居安思危 将改革进行到底

2020-11-09 10:23:48    来源:北京商报

过去一周,世界格局在眼花缭乱的变化中尘埃落定,每一个国家都在打量周遭的环境,都在重新矫正自己的坐标。

过去四年,天下苦特久矣。从政治经济秩序到环境气候合作,都被极大地扭曲,拽向不可知的不确定性之中。

如今,大洋彼岸的人们重新做了选择,预期回到正轨,建制重掌印信。

历史戛然而止了吗?

没有。历史其实也是一种熵增的过程,发生过的,或好或坏,混乱已然滋生,都无法再回到从前的结构。斯人已去,但他的主义仍在欧美大陆游荡,甚至比四年前更加强化。美国的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种族主义,和欧洲的“右倾”,肉眼可见。

细心人早已发现,作为落后的一方,其实获得了美国历史上第二高的选票。这是社会高度的分化和分裂,是鸡同鸭讲,是各自寻找同温层,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这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内政,势必会外溢到世界,对各国的内政外交施加影响和压力。这种“外溢”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影响世界,合纵连横,间于齐楚,我们对此不应感到意外。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我们不能改变环境,但我们必须能够在环境里趋利避害。

中国在过去一周,也经历了自己的历史进程。“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的提出,为中国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百年未有之大疫情中划出了历史方向。而第三届的进博会如期召开,也再次传递出中国对外开放的决心和信心。

面对纷纷扰扰的外部环境,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中国深思熟虑的“蓝海”和“窄门”,是辩证唯物史观在新时代的投射,这既是顺势而为,也是乘势而上。

中国是个大国,经济发展不能受制于人,外向型经济只能是一时的支点,内需才是根本。而这个内需,是创新和服务加持的内需,而非增长掩盖发展的内需。因此,内循环绝不是闭门造车,而是海纳百川,于斯为盛。

经济学家周其仁此前提到,中国经济需要突围。他称中国经济未来这几年,基本都处于一个突围状态。因为两股力量困住了中国,一是全球格局正发生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中国正当其中;二是我们自己多年来的高速增长带来的国内经济的一些变化,也把我们围住了。他认为,能不能完成这次突围,关系到中国能不能晋升到现代化强国的行列,同时也对全球经济走向产生一些外延式的影响。而突围的唯一方向,就是不断深入的改革,不断扩大的开放。

对内,将改革进行到底;对外,开放的大门只会越开越大。中国转巨石于万仞,必须迎难而上。居安思危,居危思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大国不做守株待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