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从贫困大学生到如今的“扶贫人”

2020-11-06 16:24:59    来源:中国青年报

“伯伯,霜降都过了,天气冷了多穿点!”走进贫困户王有荣的家,赵昌芳便亲热地向两位70多岁的老人打招呼,接着扫地、烧柴火……从2019年6月开始参加重庆市彭水县走马乡金银村基层扶贫工作以来,赵昌芳已经成为贫困户王有荣家里的常客。

在参加工作之前,赵昌芳是金银村的贫困大学生,“我以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帮助家里建房子,以前家里房子很破旧,打雷下雨屋里就漏水,一个人在家的时候特别害怕,房子有一面墙挨着水井,特怕井水把墙泡塌。”

2019年7月,赵昌芳从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会计专业毕业,彭水县人社局通过驻村扶贫工作队了解到她的情况,向她提供了一个全日制公益性岗位从事扶贫工作。“穷怕了,所以对贫困有更多感同身受,对贫困户有更多怜惜之情”。

赵昌芳帮扶的王有荣家,儿子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儿媳改嫁,老夫妇靠干农活儿艰难养育4个孙女,一家人生活很贫困。一年前,读中职幼师专业的大孙女王志琼说“不想读书了,要外出打工”。赵昌芳知道后很着急,赶紧跑到王有荣家,拉住王志琼谈心,“我知道你家生活压力大,但无论如何不要放弃,你是3个妹妹的榜样。我上大学时,也曾经想过要放弃,当时是不了解国家政策。目前你家的低保已经审批下来了,一个月能有2000多元,你上学还可以申请国家助学金。”

在赵昌芳的帮助下,王志琼顺利申请到3000元国家助学金,最终没有退学。2020年毕业后,她在一所幼儿园当上老师,家中的贫困面貌有了很大改变。

“昌芳经常关心我们,和我们谈心,有什么政策我们都向她咨询。”王有荣说。

作为扶贫工作人员,赵昌芳的工作就是挨家挨户走访,和贫困户联系,了解他们享受政策的情况,并通过表格把了解到的情况向乡里和人社部门上报。她有时一天8个小时都在外面走访,经常帮村民做家务。

在重庆市彭水县人社局驻金银村干部蔡材梁眼中,赵昌芳工作细致,从来不叫苦,对于帮助贫困户脱贫特别有耐心,也特别有热情。金银村一共有建卡立档的贫困户86户,赵昌芳都登门走访过不止一次。

“贫困使她能够在这个工作当中感受她所做工作的意义,那就是尽心尽力帮助别人。”蔡材梁说。

赵昌芳出生后被遗弃,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更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1997年1月10日,赵昌芳的养父赵寿全——一个患有间歇性癫痫的男人把她从路边捡回家,给她取名赵昌芳,1月10日从此成为赵昌芳的生日。赵昌芳与养父赵寿全和二伯赵寿文相依为命。

赵寿全自幼家贫,又因患病,至今未娶,打赵昌芳记事起,他就常年在外漂泊,很少回家,打零工的收入只够他一个人在外的开销。平时,赵昌芳和二伯相依为命,各种开支由二伯负担。二伯小时候因意外失去一只手,终生未娶,他用一只手苦苦支撑这个家庭。

“二伯对我就像亲闺女一样,把什么好的都给了我。”赵昌芳说,二伯用五保金供自己读书和家庭开支,他还用一只手干农活儿,种植玉米、水稻,养一些家禽,增加收入。

赵昌芳小时候,上学要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有一次鞋子在烘干时烧坏,她只好穿着二伯的鞋子去上学,山路湿滑,一不小心就会摔倒。赵寿文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几天后,赵昌芳发现自己的床头摆着一双新鞋,那一次昌芳悄悄哭了,“二伯对我太好了”。

在二伯的鼓励下,赵昌芳从小就努力读书,家里的日子很艰苦,但二伯总是带着笑容,他总是说:“娃,你一定要有志向,要多读书,别像我一样没有文化,一辈子受穷,不能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

2016年,赵昌芳顺利考上大学,当时很多人劝二伯:“女娃子读个高中差不多了,专科读出来没什么用”,二伯没有理会,毅然送赵昌芳念大学,“不管多困难也要供。”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赵昌芳产生了放弃学业的想法。“当时二伯年纪大了,眼看这个家就撑不下去了”。

也就是这一年,走马乡开展脱贫攻坚大排查。在详细了解情况后,2017年将赵昌芳家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致贫原因是因学,从此赵昌芳每年有了3000元国家助学金,她在学校也申请了助学贷款,顺利完成学业。

赵昌芳说:“如果没有教育扶贫政策,我的求学路会更加坎坷,甚至有可能辍学。我感谢周边人的帮助,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

2017年暑假,走马乡政府驻村工作队员马丹奎推荐赵昌芳到走马乡政府参加大学生暑期见习。赵昌芳很纠结,经过慎重思考放弃了这个岗位。“当时,我二伯还有几亩玉米要收,如果我看着他一个人在地里挥汗如雨,自己却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心里会过意不去”。

马丹奎说:“这个女娃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善良,不怕吃苦,懂得感恩。”虽然婉言谢绝马丹奎的好意,但这件事让赵昌芳感受到,除了家人还有人真正关心自己并给予无私帮助,“我心里非常温暖”。

尽管有助学金,赵昌芳每月的生活费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她利用一切空闲时间勤工俭学,大学期间,赵昌芳发过传单,当过图书管理员,做过洗碗工,把课余时间排得满满的,尽力减轻二伯和父亲的负担。

2018年8月,和赵昌芳相依为命的二伯因病去世。父亲电话也联系不上,未经世故的赵昌芳完全不知所措。“我只会使劲地哭,面对二伯渐渐冰冷的身体,又伤心又害怕,不知该如何是好。在我心中,二伯也是我的父亲”。

当晚,村干部和驻村工作队队员忙前忙后,和左邻右舍一起料理了二伯的后事,一切都按照本地风俗进行。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赵昌芳在悲痛中无比感动,在感动中生出浓浓的敬意。“也就是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和我一样身处困境的人”。

2018下半年,赵昌芳家享受了D级危房改造政策,从破陋的房子搬入虽不宽敞但是明亮整洁的新家。

2019年,赵昌芳面临实习,走马乡党委政府接受她的申请,为她提供了一个实习岗位。实习工作看似很简单,走访核实贫困户的基础信息,然后填写到扶贫手册和各类基础信息台账上,这些工作枯燥而繁琐,走访过程中还免不了看人冷脸。

村里的贫困户李刚(化名)一个人养育4个孩子,不愿意出去打零工,也不愿意干农活儿吃苦,长期有等靠要的思想。赵昌芳去他家走访时惊呆了,家里可以用清锅冷灶、一贫如洗8个字概括。他家门口就有一片地,可以种一些蔬菜,但他从来都不去种。“叔叔,您和孩子不需要吃蔬菜吗?”“哎呀,我干不了活儿,太阳一晒就头疼。”李刚一脸不高兴。

去外地打工,他说照顾不了在家读书的孩子,驻村工作队给他在近处的工地上找了一些工作,他又嫌累。

“别整那些没用的事儿,登记半天也见不到钱,给叔叔说说能给我多少钱吧!”李刚对于信息填写不感兴趣,也不愿意动笔。

“叔叔,您家有4个孩子读书,我可以帮您申请低保,因为是因学致贫,全家每个月可以有2000多元,能够解决您家的生活问题。”赵昌芳一脸微笑。

李刚一听,眼睛发亮了,“是吗?侄女啊,还有这种好政策,谢谢你想着叔叔一家啊,赶紧帮我填填表。”

“叔叔,我听说您有崩爆米花的手艺,我小时候可喜欢吃了,孩子们在学校时,您可以崩好爆米花,走村串乡出去卖,挣点零花钱呗。”赵昌芳说。

这次,李刚眼睛一亮,没有拒绝。很快,李刚家的低保申请批准下来了,赵昌芳欣喜地看到李刚挑着担子上街,满街吆喝卖爆米花。

后来,李刚又申请了小额贷款,养了几十只羊,家门口种上了蔬菜,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扶贫工作很神奇,可以让一个人的精神面貌脱胎换骨。”赵昌芳说。

“这个孩子懂事得很,学习能力又强,很快就适应了交办的工作。”对于马昌芳的表现,马丹奎很满意。

就在赵昌芳为工作的事发愁时,蔡材梁向赵昌芳介绍了贫困大学生就业帮扶相关政策,彭水县人社局核实了赵昌芳的基本情况和就业意愿后,为赵昌芳发放了500元离校未就业求职创业补贴,并让她回到原来的扶贫工作岗位上继续工作。

金银村90%的村民都住在一个高高的山岗上,两边是山沟,村民罗东(化名)一家就住在下面的山沟里,地理环境差,罗东夫妇都年近70岁,儿子、媳妇尽管正当壮年,但都没有工作,儿子最大的爱好就是到路边的小卖部里玩牌。他家的房屋低矮潮湿,窗户透风,灶台只有半边,属于D级危房。

扶贫工作队安排赵昌芳去罗东家调研。那一次赶上下雨路滑,赵昌芳来回一趟花了一个半小时,中饭都没来得及吃。

蔡材梁问赵昌芳,发现了什么情况。“两个老人的被褥太薄了,根本无法过冬,能否向乡里打报告申请两床被子给他们”。

第二次去罗东家,赵昌芳和扶贫工作队的人扛着两床棉被过去。罗东一看,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双手合十:“好孙女,爷爷谢谢你啦!”

2019年,赵昌芳通过申请为他们家进行了危房改造,使用什么材料、如何修建布局,都和罗东沟通,最终房屋建成,一家人住上了干净整洁又坚固的新房。赵昌芳不仅成了他们家最受欢迎的人,也成为了他们心中的“贵人”。后来,扶贫工作队帮罗东的儿媳妇安排了一个扫马路的工作,每个月有1000元收入,老人的儿子也开始勤快起来,外出挣钱,2020年,罗东家宣告脱贫。

“通过就业扶贫政策,我从一名贫困大学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扶贫人’”,现在,赵昌芳每月有1886元的工资收入,也买了五险,家里生活条件得到很大改善,并于2019年脱贫。“二伯为我操劳了半辈子,我却没能孝敬他,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这也是我回家工作的原因之一,还有就是希望能多陪伴爸爸。希望二伯在天之灵,能看到我现在的生活工作状态,能为我做的扶贫工作而感到自豪和欣慰”。

赵昌芳说,扶贫工作中遇到极个别群众仍然存在“等靠要”思想之类的问题,也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化解。回想自己的经历,她有几点建议:贫困不是苦难,而是一种经历,而这种经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不要怨天尤人,要努力学习,改变现状。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力所能及帮助其他人,回报社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