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结核病诊疗费用贵:研发经费缺口每年达12亿美元 少数药企仍在坚持

2019-11-27 09:54:54    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结核病治疗难破藩篱:研发经费缺口每年达12亿美元)

结核病被称为“白色瘟疫”,如何消除结核病,成为业内各界所面对的难题。

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全球近20亿人感染了结核分枝杆菌并长期处于潜伏感染状态。科研创新是消除结核的最有力武器,但该领域研发经费的缺口却多达每年12亿美元,这给人类消除结核病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WHO助理总干事任明辉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延迟的研发投入将给结核病的防控带来致命制约。

结核病发现率低、诊疗费用贵

“快速发现结核病人并提供及时治疗是当下避免结核菌传播的主要途径。”北京胸科医院副院长李亮表示。

根据WHO最新数据,中国14亿人口中约有3.22亿人感染了结核双歧杆菌,占总人口数比例高达23%。其中,约有5%~10%的人会发病并具有传染性,而一个结核患者能够传播的人数可达15人。

李亮称,如果结核不能及时被发现并治疗,治疗就不具有依存性,结核菌会产生耐药性,患者进一步传播的就是耐药结核,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最新数据也显示,每年新发结核病患者约90万例,近10%为耐多药结核。

此外,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中国防痨协会理事长刘剑君表示,要抑制结核病的传染,需要达到发病率小于10/10万,而中国目前的发病率是130/10万。且防控结核的第一步即发现结核的诊断技术和手段,在中国都面临挑战,现在亟须新技术的应用。

医生在为结核病人进行内镜检查 新华社图

医生在为结核病人进行内镜检查 新华社图

目前,结核的传统诊断方式是痰培养和X光片,新的生物检测技术因价格较高,没有在所有医疗机构内普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结核病预防控制中心规划部原主任、《全国结核病防治规划》参与起草者姜世闻介绍,耐多药结核必须通过细菌培养才能发现,需要2~3个月时间,这期间患者就会产生传播。现在虽然有新技术,2个小时就可以出诊断结果,可是设备费用高,需要100万,在不能进入医保的情况下,检查费用在180~800元,但使用痰涂片仅需15元一次。“目前还有20%~30%的地市没有这个设备,不能快速诊断耐多药结核,县级以下单位做不了。”

根据国家规划,到2020年,东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分别要有80%和70%的县(市、区)具备开展结核病分子生物学诊断的能力。

而在治疗药物方面,结核病相关药物历时50年之久才上市了2款,分别是强生的贝达喹啉和大冢制药的德拉马尼。虽然这两款药物国家药监局已经审批通过,但可及性问题依然存在。

“下个月将出台耐多药结核诊疗规范,分为两个方案:纯口服方案和口服加注射剂方案。费用在20万~30万之间,对一般的病人来讲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李亮表示。

资金缺口巨大

“结核防控很困难,只有在革命性的技术、政府的力量、资金的进入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发病率才会下降。”刘剑君表示。

但相比新药频出的肿瘤领域,抗结核药的研发几近枯竭,近半个世纪仅研发了三款新药,且药物可及性偏低,仿制药企积极性也不高,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结核高负担国家面临的公共健康挑战。

“研发投入如果延迟5年,可能导致结核病例增加800万,死亡人数增加140万。” 遏制结核病伙伴关系新药工作组的扎伊德·坦维尔(Zaid Tanvir)在“第50届全球肺部健康大会”上表示。

事实上,与结核病的抗争长期存在资金不足问题。WHO表示,2019年结核病预防和护理资金缺口预计为33亿美元。如果没有充足的防治和研究资金投入,以及新的诊断工具和预防结核病感染新疫苗、新药品的出现,终止结核病流行的目标将难以实现

“现在全球结核病年递降率为2%,按照这个速度,100年后才能消除结核病,远不足以完成联合国2030年消除结核病的目标。如果想在2030年消除结核病,我们需要达到17%的年递降率,这就需要新工具的引入,比如更好的疫苗及方案等。”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高级项目官桓世彤表示。

桓世彤还表示:“做结核药是不赚钱的,特别是新药研发,很难让药厂大力投入研发。WHO估算,每年结核病的药物、疫苗结合在一起的研发费用需求约为20亿美元,但真正投入的只有约7亿美元,距离20亿还有2/3的缺口。”

少数药企仍在坚持

无论是强生还是大冢制药,都在向缩短结核治疗疗程以及应对未来耐药而努力。

强生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兼首席科学官保罗·斯多弗(Paul Stoffels)说,结核领域的药品研发不仅仅只有新药推出,更重要的是要应对随时出现的耐药以及新药治疗疗程的缩短。

“我们一直在开展结核病领域的研究,在抗生素方面,我们多年以前有一个重大的发现,发现了一个针对肺结核的新分子,能够较好的攻克耐多药肺结核。于是我们携手多个合作伙伴,实现了重大突破,研制出了富马酸贝达喹啉片。”但斯多弗也坦承,“富马酸贝达喹啉片不会给公司带来多少经济收入”。

同样的,在中国这个制药大国,大部分药企更关注的是能否带来巨大市场效应。因此,在结核病领域,除了正在致力研发预防性结核疫苗的智飞生物,鲜有企业涉足。

“抗结核病药物研发的缺失主要是因为资金匮乏。研发抗结核病药物跟研发肿瘤药的技术能力是一样的,所需要的科学家、药厂是一样的,问题在于资源投在了哪儿。”业内人士表示。

而作为强生研发投入领域筛选和决策的带头人,斯多弗表示,不管能取得的商业利润将是多少,强生都愿意在重点领域做更多投入,这些重点领域包括肺结核的联合用药方案、艾滋病的联合用药方案等。未来五年,强生将投入5亿美元来开展并支持这些领域的研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