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ofo监管平台接入率不足20% 总部“隐形”仍有应聘者

2019-07-10 13:47:38    来源:中国经济网

ofo在北京:总部低调运行仍有人应聘 监管平台接入率不足20%

债务缠身,ofo小黄车成为众矢之的,行事已十分低调。今年春天以来,大众已鲜少能够收到来自ofo官方的消息。

去年12月时,退押金潮初起,ofo在北京市场的用户使用状况尚未有明显变化。经历了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路面上的小黄车明显减少,曾经风光无限的起家之地北大校园也很难见到小黄车了。此外,按照北京市交通部门的治理规划,ofo还将面临即将落地的月度淘汰制考核。

位于海淀区的“互联网金融中心”是ofo全面收缩战线后的北京总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探访发现,去年12月时仍在大楼一层指示牌上的ofo小黄车已不知去向,不过位于五层的办公室仍有人员进出,甚至还有人前来应聘。

总部“隐形”仍有应聘者

ofo小黄车诞生于北京,确切地说,是诞生于北京大学校园内。“我们想到ofo这个名字的时候是2014年的2月份,那个时候最开始的想法是做骑行旅游。”戴威曾表示,因为太热爱自行车,第一次创业失败后,ofo转型共享单车企业,首先在北大落地。

“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有必要支持ofo的,毕竟是校友企业,但后来就发现包括维修和保养慢慢地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说想去地铁站的时候,你发现有4辆ofo,但全都是坏的,慢慢体验就变差了。”北京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学生小余表示。

市场是无情的,初创时期曾风靡北大未名BBS的ofo小黄车如今在北大校园内鲜少出现,甚至地盘被老对手摩拜单车占领。记者在北大校园内发现多处北京大学与摩拜单车合作设立的自行车停放指示牌。

在高光时刻,ofo位于理想国际的办公室有四层,但在2018年秋天,ofo全国战线收缩,北京总部由四层缩减为两层,最终从理想国际搬到了互联网金融中心。

7月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互联网金融中心,但在一层的楼层指示牌中已寻不到ofo的身影。2018年12月,互联网金融中心五层有三家企业,其中包括ofo小黄车,而2019年7月,五层仅有原三家企业中的一家和新增的众创空间WeWork。

但ofo并未离开。ofo在五层的办公室前后门都贴上了面向用户的退押金提醒事宜,自称是安保人员的人士把守着后门及前台。已经人员稀少,挂着工牌的ofo员工偶尔进出。Loft户型的办公室以黄色为主调,后门墙壁上贴着的口号“让世界没有陌生的角落”叙述着往日的辉煌。

令人意外的是,ofo还有应聘者。由于担心接受采访会影响其录取结果,该人士不愿与记者过多交谈,未透露面试的具体公司及部门和岗位,仅表示自己是互联网工程师。对于ofo的负面传闻,该人士不愿正面回应,称自己“也是碰巧去面试”。

ofo在不断收缩

即使是在北京,ofo也在不断收缩,曾经的“黄橙大战”在大街上变得少见,黄色被替换为蓝色,占据了人流密集的地铁口及商圈。一位在北五环外工作的ofo用户因觉得退押金无望,在今年1月将押金改为了月卡,但他仍然觉得“有点亏”,因为时常找不到ofo能骑的车辆。

上地软件园是共享单车企业的必争之地,共享单车百花齐放时,上地软件园区域内总能看到最齐全的色彩,西二旗地铁站的早晚高峰时期也是考验各家企业运维能力的关键时段。

7月5日晚高峰时段,记者来到西二旗地铁站,受到阴雨天气影响,共享单车的使用率较低。西二旗地铁站A口不远处,整齐码放了约50辆ofo,附近另一品牌的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为了明天的早高峰做准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向ofo运维人员了解情况,但在听闻记者身份后,两名运维人员几乎夺路而走。

另一品牌的共享单车运维人员向记者介绍,ofo在西二旗附近有4名运维人员,未曾听说运维人员工资发放出现问题,但不同于其他品牌运维人员时常加班,受到资金紧张的影响,ofo的运维人员如今鲜少加班。

共享单车推广至全国已有3年的时间,对于共享单车的有效管理已经成为各地政府部门治理的重点。自5月13日起,北京市交通管理部门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累计调度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约103万辆(次),回收破损、废弃车辆19.5万辆,治理重点点位1.2万余个。

北京市政府官网披露的信息显示,根据《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各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应实时、完整、准确地将数据接入市级监管平台,但ofo目前车辆位置信息接入量较低,不足20%。

这意味着,路面上10辆ofo小黄车,政府能够监管到的可能只有其中的2辆,这无疑为共享单车的治理带来了困难。

据公开披露的信息,下一步,北京市交通部门将强化考核,同时联合相关部门共同研究加强监管措施,研究逐步建立退出机制。目前,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服务考核标准已修订完成,将对企业进行月度考核,依据考核结果,按照“优增劣减”的原则动态调整企业车辆规模。

ofo在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专项治理行动中表现如何,将如何应对即将落地的“淘汰制”?记者向ofo方面发去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实习生任知微、尹兰靖对本文亦有贡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