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内忧外患 “超级马里奥”能否拯救意大利

2021-02-05 11:12:59    来源:北京商报

临危受命,这可能是形容意大利候任总理德拉吉最准确的一个词了。疫情严峻,经济危机未解,关键时刻又遇政局动荡,眼下的希望就寄托在了德拉吉的身上,曾任意大利央行行长以及欧洲央行行长的身份多少让其带了些拯救意大利的意味。不过目前的问题在于,即便德拉吉有信心团结各方,但意大利经济、社会乃至政治的多方困局究竟能不能得解,可能还得另说。

组建新政府

意大利前总理孔特的辞职,没能达到想象中的以退为进,相反最终的结果却是自己的出局。当地时间3日,意大利总统府宣布,总统马塔雷拉授权经济学家、前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组建意大利新政府。

当天,德拉吉向媒体宣布他接受任命,并感谢总统对他的信任。他认为现在意大利正面临困难时刻,新冠肺炎疫情造成了民众生命、经济及社会损失,不过,他对各方力量实现团结抱有信心。至此,孔特时代也正式终结。

今年1月13日,因不满孔特的执政表现,意大利前总理马泰奥·伦齐领导的意大利活力党退出执政联盟,执政联盟在议会参议院失去绝对多数地位。为避免在参议院的不利局面,孔特于1月26日向总统递交辞呈,希望以此得到机会重组政府,以寻求团结更多党派力量支持,在议会中达到绝对多数。

不幸的是,这一次孔特没能化险为夷。2月2日早些时候,孔特组建新政府的谈判破裂,马塔雷拉必须另外选择一个有能力组建可行联盟的候选人,一旦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再次组阁,意大利将不得不提前两年举行大选。但在疫情和经济的双重夹击下,重新大选绝不是个明智之举,所以重任就落到了德拉吉身上。

据了解,现年73岁的德拉吉曾在2011年至2019年任欧洲央行行长。而让德拉吉一战成名的事情就发生在2012年,那一年欧盟爆发主权债务危机,欧元区一度风雨飘摇,也是那时候,德拉吉承诺全力挽救欧元,并说出了那句名言:“在我的任内,欧洲央行将不惜一切代价保住欧元。相信我,我们完全可以做到。”彼时,德拉吉一改传统的政策方式,采取量化宽松政策,最终带领欧元区摆脱危机。

多次临危受命,再加上大胆、开放的政策风格和卓有成效的应对举措,德拉吉被意大利媒体誉为“超级马里奥”。《华尔街日报》近日还提到,德拉吉是欧洲最受尊敬的公众人物之一,至少在欧洲广泛的中间派、亲欧盟的多国政坛内以及金融市场中都是如此。

“内忧”与“外患”

要了解德拉吉这一次的临危受命,可能还要从孔特说起。将孔特逼上辞职之路的是伦奇,而导火索则是意大利政府去年开始制定的国家复苏计划草案。这个意大利史上最大规模的复苏计划投入总额将超过3000亿欧元,其中2000多亿欧元来自欧盟恢复基金。但在这一计划的管理模式和资金分配问题上,作为执政联盟成员之一的活力党与执政联盟中的其他党派产生严重分歧,矛盾由此而来。

这也意味着,德拉吉要解决的,可能不仅仅是抗击疫情,稳住经济这么简单的事情。摆在德拉吉面前的第一道难题,就是组阁这关到底怎么过。目前,针对德拉吉组建新政府,意大利第一大执政党五星运动党已经表示强烈反对。五星运动党籍众议员特里佐诺则呼吁,五星运动党加入德拉吉政府,并出于责任感支持他。

对意大利而言,政局的动荡早已成为家常便饭。欧联网的报道提到,德拉吉的组阁之路并不轻松,不过各党派政治力量最终将不得不接受技术型政府,因为德拉吉完全有能力管理2090亿欧元规模的恢复基金。目前的舆论也普遍认为,德拉吉的任职背景有助于欧盟恢复基金等计划在意大利的实施,进而推动意大利走出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及社会上的不利局面。

这也延伸出了德拉吉要面临的另一个困境:如何带领意大利战胜疫情,并且恢复因疫情而陷入严重衰退的经济。意大利国家统计局2日发表的经济分析报告指出,2020年意大利国民生产总值(GDP)跌幅达到8.8%。由于第二波疫情来临期间防疫措施的收紧,2020年第四季度并未能延续前一季度生产回暖的态势,GDP环比出现2%的下滑,同比出现6.6%的萎缩。

对于意大利的经济现状,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指出,在欧盟中,意大利本身的经济优势并不明显,难以在欧盟的经济合作中发挥出来。另一方面,意大利的经济产业以中小企业为主,以轻工业为重心,因而,在经济全球化中也难以发挥区位优势。

桑百川进一步分析称,事实上,之前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意大利的经济就走上了下坡路,经济窘境加剧,民众要求经济改革的呼声一直比较高,但长期以来,都没有一个能引领其走出困境的领导者,意大利因此也没有完全走出之前债务危机的阴影。此次疫情则是雪上加霜,中小企业的抗风险能力较弱,再加上意大利本身市场空间又狭小,在供应链和资金链双重紧张的情况下,经济窘境就进一步加剧了。

“救火”意大利

马塔雷拉早就概括出了德拉吉的使命:下一届政府要做的最重要的事,便是迅速制订计划,首先要恢复经济,其次是利用好欧盟的“恢复基金”。“赢得抗疫胜利,完成疫苗接种,处理民众生活中的问题,让意大利重新出发,是我们面临的挑战。”在同马塔雷拉举行会议以后,德拉吉便做出了上述“承诺”。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研究员陆婷指出,意大利经济存在的问题最主要的可能还是在于结构性方面,德拉吉之前一直比较重视结构性改革和货币政策配合,在这方面是有经验的。再加上现在欧央行采取的是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应对疫情冲击方面如果有比较好的财政方案来配合,或许可以对意大利的经济有比较好的提振。

在桑百川看来,此次德拉吉的上台,民众也希望能在经济上得到重振,特别是解决一些民生问题,同时在金融政策、经济政策方面有所调整和改善。对于意大利来说,如果能有效调整发展方面,比如加强与市场较为广阔的亚太地区的合作,或许不失为一个提振经济的选择。

当然,恢复经济可能是一个程度更加艰难且时间更加漫长的任务。意大利是欧盟第三大经济体,也是经济长期疲软的国家。而在为应对疫情而采取的一次又一次刺激计划中,也推高了应对疫情的经济成本,隐患就是这样埋下的。

上个月,路透社援引一位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预计2021年意大利公共债务规模将达到战后新高,与GDP的比率将升至158.5%。新预测体现了当时刚刚宣布的320亿欧元刺激计划的影响,这将使2021年的预算赤字达到GDP的8.8%。

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的巨额公共债务在欧元区中仅次于希腊,位居第二。这也意味着如果意大利经济不能实现反弹,那么意大利爆发债务危机的概率将会大大升高。事实上,去年欧盟通过7500亿欧元的恢复基金时,外界便已担心,鉴于意大利以往运用资助款项缺乏效率,加上早已债台高筑,新的纾困金不但可能难以提振意大利遭受重创的经济,更有可能助长意大利债务危机风险。

不过,陆婷也表示,受疫情影响,欧盟的财政约束都暂停了,因此包括意大利在内,财政还能发挥作用,虽然债务风险在累积,但疫情的冲击更直接,这可能也是大部分国家都采取很宽松的财政刺激的原因。

陆婷分析称,从经济数据来看,现在欧元区开始逐渐适应了封锁状况下的生产生活,普遍预期,今年一季度可能会有比较不好的表现,因为到去年12月的时候,防控又收紧了,随着疫苗接种的推广和封锁状况下的调整,欧元区对未来的经济预期较为乐观,预计可能在下半年会迎来复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