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疫情逐渐“失控” 日本破釜沉舟

2020-12-28 10:48:24    来源:北京商报

随着疫情逐渐走向“失控”,日本不得不破釜沉舟,最终做出“封国”的决定。当地时间26日,日本政府宣布,从当地时间28日0时起至明年1月底,全面暂停批准外国人入境。国内新增确诊病例接连刷新纪录,变异的新冠病毒消息更让人惶恐,面临直线下降的支持率,日本政府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抗疫这件事,“佛系”真的不管用,想要既保经济又能抗疫成功,本就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

暂停“新入境”

据共同社消息,日本政府12月26日宣布入境封锁措施再升级:从12月28日起至明年1月底,暂停来自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新入境。此前,日本政府已于24日暂停除日本国民外来自英国的旅客入境。

据日经新闻,暂停的“新入境”是指新申请签证入境日本的外国人。实施入境限制期间,从国外归国的日本公民和在日本有中长期“在留资格”(临时居住资格)的外国人仍然可以入境,但必须隔离14天;但如果获得签证的外国人在英国或南非逗留过,将不被接受。

与此同时,之前曾规定的日本人和持有在留资格的外国人,在特定条件下短期出差返回或入境日本时可免除14天隔离的措施也将停止实施。从已宣布境内出现变异新冠病毒的国家或地区返回或入境日本的所有人士,都必须取得离开当地前72小时内接受的新冠检测证明并提交。

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从10月起陆续与中国、新加坡和韩国等国家和地区恢复了商务人员往来,这次政策变化并不会影响与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商务人员往来。同时,日本政府证实26日发布的限制入境新政策不包含中国大陆以及韩国、新加坡等疫情控制较好的国家和地区。

对此,辽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家成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日本的“封国”并不是无差别的,主要也是基于保持对外贸易的考虑,将其维持在低限度的层次运行,不能完全斩断对外贸易联系,但会减少基于旅行目的或者非必要目的出入日本的情况,而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对外国游客赴日旅行起到消极作用。

紧急边境管制的决定背后,是日本国内疫情的愈演愈烈,据日本广播协会报道,当地时间26日零点到晚上10点,日本全国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881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连续四天创下新高。

同时日本国内也出现了新冠病毒新型毒株感染病例,且此病毒在日本首次出现人传人现象。据日本共同社报道,12月25日,日本报告5例变异新冠病毒感染病例。5人近期都曾在英国待过,包括4位男性、1位女性。除新冠病毒影响外,全球多个国家拉响了禽流感疫情的警报,禽流感也已蔓延至日本首都圈。

旅游业受伤

贸易保持低位运行,但旅游业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值得注意的是,12月28日,日本“封国”的同一天,曾经承载着日本经济复苏希望的“Go To Travel”补贴项目也正式暂停。今年7月,为扶持在疫情中遭受重创的国内旅游业和餐饮业,日本政府推出旅游支援政策“Go To Travel”,鼓励民众出门旅游,并为游客提供部分住宿费和交通费,最高补贴达50%。

此计划自启动后已有4000万人参与,在鼓励国内旅游时,日本经济有过短暂的恢复。本月初,日本内阁府发布报告称,将今年三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速上调至5.3%,按年率计算为22.9%。此前日本经济已连续三个季度下滑,二季度按年率计算下滑28.1%。

而旅游业牵扯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日本的“意难平”——东京奥运会。今年3月,挣扎许久,日本最终还是不得不做出推迟奥运会的决定,而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举办时间为2021年7月23日-8月8日,东京残奥会举办时间是2021年8月24日-9月5日。

而在这之前,日本本想靠着奥运经济重回巅峰。毕竟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曾被视为日本国运的转折点,除1965年日本GDP增速为6.4%以外,1964-1969年的其余年份日本GDP增速均超过10%,1968年更是一举成为当时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

李家成也分析称,日本“封国”一定程度上是在为明年的奥运会做准备。目前距离东京奥运会举行只剩半年多的时间,但日本国内的疫情方面,每天新增病例接连创新高,国外方面,此前已经变种的新冠病毒传染力大大增强,这种变异的病毒不仅传到了日本,而且也在日本国内传播,因此日本也很紧张,想斩断境外输入的传播链条,如果半年之后疫情还是如此,那么一切计划也就都泡汤了。

另一方面,日本也是为经济重启做准备。李家成称,目前“Go To Travel”虽然暂停,但这一计划的时间却延长了半年,如果到明年天气转暖,一系列防控措施又到位,疫情控制得当,“Go To Travel”延长半年就可能延续到奥运会期间,再加上奥运经济的效果,以及国内的经济刺激,可能会提振2021年的经济增长。

日本还没等来靠奥运会翻盘的时候,损失就已经率先出现了。本月22日,东京奥组委的最新答复中提到,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的成本将较此前的1.35万亿日元上涨22%,为1.64万亿日元,这也将使得东京奥运会成为“史上最贵奥运会”。

算不明白的“账”

但对日本而言,现在也只能坚持下去了,毕竟奥运会还有希望。只是眼下的“封国”很可能意味着日本刚刚见到曙光的经济复苏要踩急刹车了。

不久前,《日本经济新闻》便报道称,日本的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人数少于欧美,但限制经济活动的影响巨大。金融信息公司路孚特预计,日本四季度的增长率将从此前预计的4.8%降至3.9%。明治安田综合研究所的小玉祐一也表示:“由于奖金减少等收入环境恶化加上刺激政策削减,消费形势非常严峻。根据疫情发展,日本也存在明年一季度陷入负增长的风险。”

现在可能到了日本要为过去的防疫政策买单的时候了。日本《朝日新闻》最新民调显示,日本首相菅义伟及其内阁的支持率已大幅下跌至39%,大量受访者对于日本政府在新冠疫情防控方面的工作表示不满意。相比较而言,11月的内阁支持率还曾达到56%,而不支持率也从11月的20%上升到了35%。据了解,这次民调于12月19日-20日进行。

当地时间21日,菅义伟还重申,日本没有必要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对此,媒体将其形容为:菅义伟不愿重复其前任安倍晋三在4月份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的决定,相反,他誓言要在抗击疫情和重启经济活动之间找到平衡。

现在看来,抗击疫情和经济重启似乎成了一个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问题,而日本政府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目前日本的做法可以说是对此前防疫政策的反省,即不能太强调经济增长,在抗疫的同时肯定要付出一定的成本。

“日本过去的做法就是太精打细算,甚至有些侥幸心理,日本最初的想法和理念就是把成本降到最低,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疫情是看不见的,又没有有效的办法预防和治疗,这样日本的‘聪明’就完全暴露在风险面前,是一种没有保护的‘聪明’。”刘军红解释称。

现在看来,这似乎也是日本几十年来没有绕出去的“怪圈”。刘军红称,日本最喜欢算的就是这样的账,不想付出成本,只想经济发展,而这也是困扰了日本很长时间的问题。日本之所以能够“失去30年”,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它想尽最大可能地利用全球化的条件,哪里成本低就在哪里开展生产活动,但是却忽略了国内企业的技术研发投资,之后竞争力就上不来了,随之被全球化的高度竞争淘汰,经济增长率自然就低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