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韩国成为世界首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

2019-09-05 08:46:34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对于韩国经济来说,今年是多事之秋。7月开始闹僵的日韩关系大有旷日持久之势,9月4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表态称,将日本移出出口白名单,即对《战略货品进出口告示修订案》做出相关修订,并非针对日本的报复措施。此前,韩国在8月12日正式就前述修订展开为期二十天的公众意见征询期,征询已于9月3日截止。

“对于韩国来说,和日本关系闹僵的时机太糟糕了,韩国已经备受全球电子产业周期性放缓所带来的压力,还有中美贸易战的波及,这下又陡增了不确定性。”标普全球评级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Shaun Roache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外忧:日韩贸易战扩大 出口连续九个月下跌

因日韩对于历史问题存在巨大分歧,且矛盾加剧,7月4日,日本正式开始限制高纯度氟化氢、光致抗蚀剂和氟聚酰亚胺3种半导体和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对韩国的出口,直击韩国经济的支柱——电子制造业。8月28日起,日本正式将韩国“踢出”享受出口优惠的“白名单”国家之列。

“日本一直是韩国产业链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韩国从日本进口的货物大部分是加工再出口,一大问题是这些货品很难找到替代品,因为都是些特殊的化学产品等,如果难以找到替代品,那么供应链要面临中断的可能性。还有一个问题是,日本并不是加征关税,而是增加出口的难度,但这个过程并非透明的,这会带来很多不确定性,意味着贸易往来将随政治关系起起伏伏。”Roache说。

一直以来,因其外向型的经济模式,韩国扮演着全球经济的“煤矿中的金丝雀”——即预警角色,在眼下全球贸易形势受困“逆风”的环境下,韩国经济成为了重灾区。自去年底以来,韩国经济数据坏消息频传,尤其是出口数据,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9月1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8月,韩国出口较去年同期下跌13.6%,为连续9个月下跌,并连续三个月两位数下跌。

而出口的萎靡不振,一再拖累韩国整体经济形势。今年一季度韩国GDP环比放缓0.4%,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差,主要是受累于出口。就在9月3日,韩国央行下调了第二季度GDP增速的测算,该行核实第二季度GDP环比增速为1%,较此前公布的初估值低了0.1%,同比增速为2%。

“我觉得相比出口,投资是更好的一个观察角度,今年上半年的韩国国内投资较去年同期下跌了10%,凸显出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韩国公司纷纷暂停了投资,这才是真正拖累增长的因素,投资支出在其经济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Roache说。

内患:家庭债务高企、消费者信心萎靡

韩国经济面临的不仅仅是外部压力,还有内部的问题。“日本将韩国从具有优惠贸易地位的‘白名单’国家中删除。然而,经济增长不只受外忧还受内患影响。”Stratton Street首席投资官Andy Seaman9月4日发布的评论称。

首先,韩国8月份的通胀同比增速为零,为历史最低水平,此前市场的预期为增长0.2%。9月3日,韩国统计厅公布的数据显示,8月韩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为104.81,同比(104.85)基本持平。该数据已连续8个月低于1%,创下2015年2-11月以来的最长纪录。官方称,通胀低迷一方面是因为天气改善,农产品产出恢复、供给增长导致价格下跌,另外,消费需求依旧疲软。

“韩国的商业信心不佳,家庭消费信心也开始恶化。眼下投资很弱,家庭支出也处于下滑,去年以来唯一起支撑作用的本土因素就是政府开支。”Roache说。

另外,韩国本土经济还存在一大“地雷”,就是高企的家庭债务水平,而当下长期疲软的通胀不利于控制相关的债务风险,市场中也开始渐生出有关通缩可能性的讨论,通缩对于高企的债务来说,是更坏的消息。

韩国央行在8月下旬公布的数据显示,庞大的家庭债务规模在第二季度继续扩张,较第一季度增长了1.1%达1.29万亿美元。另据韩国经济研究院(KERI)9月2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目前韩国的家庭债务和GDP的比值为97.7%,该水平在报告统计的43个国家中排名第七位。

“目前韩国的家庭债务水平高企,这种情况下,通缩是非常糟糕的,因为家庭债务的利率是名义利率,如果工资开始下跌,那么就意味着偿还债务的能力会受到影响,债务负担压力上升。”Roache说。

Roache指出,从支持经济增长的角度而言,要将实际利率控制在较低水平,实际利率也就是名义(政策)利率减去通胀率,那么通胀水平越低,也就意味着越难压低实际利率。如果陷入通缩,就意味着实际利率会上升,不利于提振增长。他认为韩国央行应尽快采取行动,不然通胀上升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因为可能会形成长期的通缩心态,他预计韩国央行在九月份会再降息。

在今年7月下旬,韩国央行三年多以来首次降息,比市场预期的更早。8月30日,该行宣布“按兵不动”。但分析指出,尽管韩国央行预计通胀将在不久后反弹至1%,但年内再次降息的概率已经增加。

“韩国商界和家庭等对日韩紧张关系后续发展的反应很关键,目前各种信心指数看起来情况不太妙,未来家庭消费可能会继续下跌。目前我们预计韩国今年的GDP增速为2%,但鉴于目前的态势,我想我们要将预期下调至2%下方。原本我们预计明年的增速为2.6%,但现在看起来(要实现)也越来越难了。预计今年剩余的时间,韩国经济都会比较疲软。”Roache说。

韩国成为世界首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

除了近忧之外,韩国还面临一大远虑,即人口问题。韩国统计厅近日发布的“2018年度出生统计(确定版)”报告显示,韩国成为世界首个生育率跌破1的国家,2018年的生育率为0.98,意味着每位女性平均生育数量不到1人,而经合组织国家2018年的平均生育率为1.68,另外也远低于维持韩国人口数量的生育率水平即2.1。

2018年韩国出生人数仅为32.68万人,同比下降8.7%。另外,2019年上半年,韩国新生儿数量下降至158524名,同比下降7.7%,第二季度的生育率尤其疲弱,已经降至0.91。

如果目前的趋势持续,韩国统计厅预计到2067年韩国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上老龄化问题最严峻的国家。

Andy Seaman指出,韩国目前的人口状况不断恶化,而人口恶化趋势会制约经济的长期增长率。

“韩国的人口问题,眼下我们认为可以采取的措施是鼓励女性就业,历来韩国的女性劳动参与率不高,如果能够提高这部分的参与率,那么即便是人口下降,将会对经济产生积极影响。但要解决人口问题,还需要特别大的力度去实施结构性改革。”Roache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