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营收上涨净利下滑 “新希望”面临新挑战

2021-11-23 08:27:25    来源:长江商报

接班8年,中国“饲料大王”刘永好之女刘畅面临史上最严峻考验。

尽管是富二代,但刘畅并不喜欢富二代之称,更是以创二代自居。

刘畅有着富二代典型特征,海外留学,归国后进入父辈公司历练,时机成熟时接班。

时尚的刘畅原本不喜欢养猪,她有着自己的喜好。曾经,叛逆的她向父亲借款百万创业,但最后,她还是回归新希望。她说,兴趣爱好与事业不能划等号。

2013年,接班于危难之际,刘畅扛起了新希望的大旗,一步步走出“刘永好之女”的富二代光环,逐步建立“创二代刘畅”的社会印象。事实上,刘畅接班8年,新希望集团这艘千亿巨轮平稳前行。

新乳业登陆深交所,新希望服务登陆港交所,千亿新希望资本版图也在不断扩大。

然而,非洲猪瘟、新冠肺炎疫情、猪周期,这些让新希望面临巨大挑战。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新希望(000876.SZ)亏损64.01亿元,这是其上市以来首次亏损。不仅如此,新希望债务年内增加237亿元,新乳业的资产负债率也在明显上升。

刘畅说,农牧产业要坚持长期主义。或许,短期挑战不改刘畅的长期“新希望”。

从反感到“我是养猪的”

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女何超琼接班之前,曾自主创业,最后回归,还是顺遂父辈旨意。刘畅接班几乎有着同样的路线。

在中国,大凡富二代之女,几乎有着固定的经历,那就是海外念书,接受西式教育,拥有MBA学历,回国后,按照父辈安排历练,择时接班。

刘畅的接班路线稍微有所偏差。14岁时,刘畅曾立志做社交名媛,自制过名片。16岁时,她看准了(成都)春熙路上卖时尚首饰的生意。

1996年,年仅16岁的刘畅被送出国求学。回国之后,刘畅对接班养猪有抵触情绪,她想做自己感兴趣的事。

刘永好曾在回忆女儿独自创业经历时透露,她经营过时尚店、开过餐厅、投资过咖啡馆、创办过广告公司,还想出唱片。一段时间,她还想参加《超级女声》比赛。

对于刘畅的叛逆,刘永好看得很开,不仅不阻止,反而提供百万借款。刘永好说,自行创业与在新希望集团工作,都是历练。

其实,刘畅不想进入新希望,一方面,是因为追求时尚的她不想整天“与猪鸡为伍”,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最主要的,她不想生活在“刘永好之女”的光环之下。

不过,闯荡一番后,2002年,刘畅还是回归了,以“李天媚”的名字低调地进入了新希望,从新希望农业办公室普通员工到办公室主任,一步步成长、历练。在当时,“李天媚”工作勤恳扎实,为人机敏低调,谁也没想到与刘永好之女有联系。后来,她在南方希望董事、副总经理等岗位上锻炼过。

2011年,在“李天媚”的名字下历练了10年的刘畅崭露头角,担任新希望董事。

两年后,也就是2013年5月22日,新希望迎来重大转折的历史性时刻。这也是刘永好、刘畅父女事业上的重要时刻。这一天,62岁的刘永好将新希望的权杖交给了刘畅,刘畅接棒新希望董事长职位。

如今,在董事长岗位上,刘畅已经干了8年。

8年时光,刘畅完成了蜕变。从当初追求时尚的时髦女孩,到如今的中国第二代企业家,刘畅不再反感进猪场、不再怕进屠宰厂,面对采访,她自信回复,“我是养猪的”。

对于女儿的质变,刘永好的描述是,刘畅现在很努力、很拼,经常整个晚上都在考虑问题。她是一个爱时尚的人。她能够放弃对时尚的向往和追求,从事一个最踏实、最基础、最传统的产业,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从守业到创业立“刘畅”标签

刘永好交棒时,心里是忐忑的。8年过去了,刘永好倍感欣慰。目前来看,在中国的80后企二代中,刘畅算得上是接班颇为成功的一位。

刘永好的不放心是有原因的。2013年,是一个较为特殊时期,农牧行业深度变革,饲料行情急转直下,猪周期进入低谷期,加上“速生鸡”舆情及禽流感事件,刘永好曾自嘲将一个“最倒霉的上市公司”交给女儿。

刘永好还是做了安排,三顾茅庐,请来了北大教授陈春花,担任新希望联席董事长、CEO。刘永好说,陈春花既是刘畅的大姐,更是导师。三年后,任期届满,陈春花选择了功成身退。

临危接班,刘畅不负众望,从一个守业者,一步步升级为创业者。

接掌新希望后,刘畅首先推动的是新希望产业转型,对营销及渠道、产品结构、市场拓展等诸多方面进行了变革。

最为突出的变革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产品拓展,不再局限于饲料、畜禽养殖及屠宰加工,还进军食品领域等。其二是市场拓展,加速推进国际化布局,进行新零售转型。近年来,新希望境外销售收入占比超过10%。

农牧业利润率不高,技术和成本是取胜关键。推动技术革新,是刘畅推动的第三项变革。

刘畅说,如今生猪产业朝规模化、现代化、智能化、数据化发展,趋势不可阻挡,技术最后支撑的是效率。养猪进入了下一个时代,企业从规模化竞争会变成技术和成本之战。企业未来比拼的是养出100公斤的猪,谁花了更少的钱、时间、资源。

刘畅所称的技术,主要包括生物技术、精准饲喂、动物保护、治病疫苗、全球供应链技术、环保技术和信息技术。

刘畅公开表示,对新希望来说,不仅是数字化升级,更多的是整体的产业升级和迭代,数字化转型是这当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刘畅对养猪业的改造,也体现了新希望的业务转型。如今的猪圈,不再是传统的猪圈,猪住在楼房里,身上和周围安装有传感器设备,房间的风、温度、湿度都通过系统进行控制。

智能化养殖,不仅节约人工成本,还减少了猪与外界接触,降低感染发病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新希望的研发投入也在明显增长。今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支出2.2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78亿元增加0.43亿元,增幅约为24.16%。2013年全年,公司研发支出为0.68亿元。

除了新希望的产业转型,刘畅还推动资本版图拓展。2019年初,新乳业成功登陆深交所,参与创办新乳业的刘畅持有其64.57%股权,为实际控制人。今年5月,新希望服务顺利在港交所挂牌,成为希望系第六家上市平台。

内部产业转型升级,拥抱新科技,产业数字化、智能化,借助资本市场丰富产业业态,外部市场拓展,全球化布局。在不断扩大新希望产业及资本版图的刘畅,不再只是“刘永好之女”,她的标签是“二代创业家刘畅”。

“新希望”面临新挑战

8年前,在新希望面临巨大挑战之时,刘永好走向幕后,刘畅临危受命走向台前。8年后,刘畅面临着新的巨大挑战。

挑战最为严峻的依然是上市公司新希望。2017年以来,新希望的营业收入持续增长,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在节节下滑。

具体表现为,2017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5.67亿元、690.63亿元、820.51亿元、1098.25亿元,同比增长2.77%、10.38%、18.80%、33.85%。对应的净利润为22.80亿元、17.05亿元、50.42亿元、49.44亿元,同比变动-7.66%、-25.23%、195.78%、-1.94%。

受猪周期等影响,2017年、2018年,净利润接连下滑。2019年下半年开始,猪价大幅上涨,净利润随之大幅增长。但是,2020年,行业内,牧原股份、正邦科技、天邦股份等净利润仍然大幅增长,而新希望的净利润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新希望实现营业收入944.75亿元,同比增长26.32%,净利润-64.01亿元,同比下降225.89%。行业内公司净利润普遍下滑,多数亏损,新希望也未能有效抵御周期性风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前三季度亏损,这是新希望1998年上市以来的首次。

不仅仅是经营巨亏,新希望还面临着较大的流动性压力。截至今年9月底,公司货币资金127.02亿元,短期借款201.5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53亿元、长期借款341.13亿元、应付债券48.36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629.54亿元,其中,短期债务240.05亿元。现有货币资金较短期债务少约113亿元,财务压力明显。

去年底,公司长短期债务392.02亿元、短期债务134.91亿元,今年前三季度的长短期债务、短期债务分别较年初增加237.52亿元、105.14亿元。

大规模扩张的新乳业也面临较大的财务压力。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5.14亿元,长短期债务39.13亿元,其中短期债务16.39亿元,资金缺口较大。

截至今年9月底,新希望、新乳业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83%、68.14%,分别较年初上升11.77个百分点、1.49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刘畅接班以来的8年,换了3位总裁,监事韩晓委、刘军、监事武敏、董事陶煦(先辞任董事,后辞任总裁)等人辞去相关职务。

刘畅说,农牧业要奉行长期主义,养殖行业基本上四年一个周期。为了平抑周期性波动风险,新希望集团旗下,业态不断风险,不断多元化。除了饲料、畜禽养殖、乳业、化工、地产、物业服务、金融投资外,公司积极拓展产业链。最为典型的是食品业务,主要包括猪屠宰、肉制品深加工、中央厨房等细分领域,其中就包括预制菜,推出了“千喜鹤”“六和美食”“美好”及“嘉和一品”品牌。今年上半年,食品板块在火锅食品赛道发力最为显著,旗下“网红大单品”美好农家小酥肉整体收入增长292%。

不过,目前来看,刘畅尚未能穿越周期,不仅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还面临着较大的流动性压力。

新希望新的希望在哪儿?刘畅仍在寻找。

(记者 沈右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