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资金链坍塌暴露盲目扩张风险 刘绍喜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2021-09-06 10:53:15    来源:长江商报

从“实业家”到“资本教父”,最终成为“老赖”,刘绍喜创业的34年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9月3日,阿里拍卖平台上,一场备受关注的拍卖开拍,标的为“XX公司持有的山东市立医院控股集团股份公司20%的股权”。

这20%的股权最终实控人即为刘绍喜,此次拍卖的评估价为8.13亿元,起拍价却仅为4.55亿元,直接打了个5.6折,但依旧没有投资意向者报名。

刘绍喜创立的宜华集团,曾号称总资产超过850亿元,拥有宜华生活(600978.SH,已退市)和宜华健康(000150.SZ)两家上市公司。

但如今,“宜华帝国”早已坍塌,刘绍喜不仅债务缠身,还被罚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小木匠转身“木业大王”

“人生很长,不拼一拼,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这是刘绍喜常说的一个观点。

1963年,刘绍喜出生于广东汕头,全家靠着耕作过日子。

高中没毕业的刘绍喜,为了贴补家用,为父母分担压力,去家具车间当一名木工。

刘绍喜身上不仅有着潮汕人做生意的精明,更有着自身的果断和机智。

1987年,24岁的刘绍喜想尽快改变家庭贫困的境遇,毅然辞职创业。他向亲友借来800元,成立莲下槐东家具厂,这是宜华集团的前身。

所谓的家具厂,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的家庭式木作工棚,一台电锯还是二手货。

彼时,恰逢工业站一位老领导家的儿子结婚,刘绍喜拉了一板车家具上门贺喜,并当众表示大家可以免费使用家具一年,到时候满意了再付款。

刘绍喜推出“免费试用家具”后,家具销路由此打开。仅仅三年,家具厂的销售额就突破百万。

1992年,刘绍喜开始调整战略走向,定位原木地板,宜华装饰木制品公司就此诞生。

1993年,刘绍喜看到木制品的庞大需求,又将眼光往上游转移,做起了木材生意。他漂洋过海,先后去东南亚、非洲、南美考察,最后在缅甸的一片森林地建立了木材基地。

这样,刘绍喜就有源源不断的木材,生意也越做越大。他也成了汕头,特别是澄海地区的知名企业家。

1995年,宜华集团成立,刘绍喜也逐渐从一个家具企业老板开始转变成日后的资本教父。

到了1996年,宜华集团和国企羊城集团下属的澳门羊城公司成立合资企业广州泛海木业,这就是日后的宜华木业。

1996到1999年短短三年间,刘绍喜在北上广等地布设了800多间宜华专卖店,宜华集团一举迈入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之列。

1999年,澳门羊城公司又将30%的股份,作价9000多万港币,转让给了刘绍喜。后来又经过几次股权变更,广东泛海木业完全变成了宜华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2004年,宜华木业(后更名“宜华生活”)上市,为汕头特区首家上市的民营企业,刘绍喜也被称为“木业大王”。

资金链坍塌暴露盲目扩张风险

当时,很多汕头的企业家,如果想走资本市场之路,都会找刘绍喜出谋划策,借用他的关系,帮助企业上市。

从2007年以来,刘绍喜通过华青投资、华宇投资,以IPO前改制入股了骅威股价、皮宝制药、金明精机、东风股份等上市公司,获利颇丰。

在一次次“帮助”企业上市的过程中,刘绍喜的资本帝国也悄然成型。

巅峰之时,刘绍喜号称总资产超过850亿元,战略投资120多家上市公司和拟上市公司,拥有200多家国内企业和境外办事机构。

由此,在商贾云集的潮商群体中,刘绍喜被冠以“潮汕资本教父”的名号。

宜华集团曾连续八年被评为“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2019年,刘绍喜以75亿元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531位。

不过,近两年来,宜华集团资金链坍塌。

2019年9月,宜华集团因涉与宁波颐合约1亿元的合同纠纷,被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其所持有的宜华生活19.22%的股份。

2020年4月,宜华生活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后其2019年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涉及事项的专项说明。

2020年5月6日,宜华集团因未能按期兑付“17宜华企业 MTN001”应付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

宜华集团资金断裂后,旗下上市公司处境艰难,昔日违法违规行为和盲目扩张的风险逐渐暴露。

2021年1月,证监会公布了宜华生活信披违法的调查结果。经初步查实,公司2016年至2019年定期报告存在严重虚假记载。一是通过虚构销售业务、虚增销售额等方式虚增利润20余亿元;二是通过伪造银行单据等方式虚增银行存款80余亿元;三是未按规定披露与关联方资金往来300余亿元。

2月22日,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1元面值的宜华生活,触发“面值退市”标准,并于3月22日作别A股市场。

不过,监管部门并未因宜华生活退市而免除处罚。

6月,宜华生活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告知书,公司及其实控人刘绍喜被给予警告,并分别被处以600万元和930万元的罚款,刘绍喜同时被罚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卖掉宜华健康控制权未果

相比于宜华生活的退市,宜华健康也为前期的疯狂并购付出了惨重代价。

2014年至2018年期间,宜华健康陆续收购了众安康、达孜赛勒康、亲和源等资产,直接控制或间接控制(含托管)的医院达23家。

2019年起,宜华健康相关养老和医疗业务集中爆雷,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4.56亿元,直接导致当年归母净利润巨亏15.7亿元。2020年,宜华健康归母净利润继续下滑,亏损超6亿元。

此外,宜华健康资产负债率也从2015年的63%攀升至2020年的95%。

截至2020年末,宜华健康逾期借款合计达12.59亿元,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永拓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指出其可能存在持续经营重大不确定性。

危机之下,刘绍喜一度试图卖掉宜华健康控制权。

2021年1月,宜华健康宣布以2.52元股价向新里程健康非公开发行2.63亿股股份,募资约6.6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若发行股份完成,新里程将入主宜华健康。

然而,宜华健康8月6日的一纸表决权委托协议之终止协议,宣告了此番易主失败。

宜华健康2021年半年报显示,宜华集团持有宜华健康2.9亿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3.04%,其中约2.2亿股处于冻结状态。

2021年半年报显示,宜华健康上半年业绩继续下滑,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1.74亿元和1.62亿元。公司同时宣布,刘绍喜之子刘壮青辞去董事长职务。

宜华健康在9月2日最新披露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回复的公告》中透露,正积极与金融机构沟通,争取尽快完成上述贷款的展期工作,缓解公司的资金压力,降低财务费用,使公司稳定发展。

9月3日,阿里拍卖平台上,一场备受关注的拍卖开拍,标的为“XX公司持有的山东市立医院控股集团股份公司20%的股权”。

虽然法院对标的做了“隐蔽”处理,但通过执行标的案号查询,依然可以发现,案件的背后,是浙江浙商产融控股有限公司与刘壮青、刘绍喜、宜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等的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标的为19.67亿元。

山东市立医院20%股权的持有方为汕头市宜鸿投资有限公司,经过股权穿透,最终实控人即为刘绍喜。

事实上,这笔股权早前就已经历了两次流拍,此次拍卖的评估价为8.13亿元,起拍价却仅为4.55亿元,直接打了个5.6折,但依旧没有投资意向者报名。

刘绍喜还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在本次标的涉及的相关案件中也被限制高消费。

曾经的“资本大佬”,最终成为“老赖”,让人不禁唏嘘。

(记者 刘方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