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铁矿石期货节节攀升 单月涨价已超三成

2020-12-14 13:30:13    来源:北京商报

铁矿石期货节节攀升,监管频下“黄牌警示”。自12月14日交易时起,大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大商所”)针对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交易限额举措将落地,这是继12月3日后第二次针对该期货合约下达的交易限额令。10月末以来,国内大宗商品价格一路上行,由于波及产业规模大、链条长,铁矿石波动最为瞩目,其期货主力合约价格涨超1000元/吨,并创下过去七年以来历史新高。

然而,偶然异动的背后是诸多积年累月待解的行业困局。业内人士指出,这轮涨价行情是需求增长、国外垄断以及资本市场炒作等共同助推的结果。未来,行业去产能仍要尊重市场规律,国产铁矿石也需加强自主供给意识;而当务之急,则是严查违规资金的炒作行为,完善期货市场交易规则,警惕交易风险的发生。

单月涨价超三成

12月11日,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从11月初的772.5元/吨一度涨至1042元/吨,涨幅近35%。

根据万得数据显示,当前临近交割月的铁矿石I2101期货合约相较其在4月创造的511元/吨的价格水位,年内涨超1.1倍并创下过去七年价格新高;表现同样激进的还有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12月11日,前述期货合约曾创造999元/吨的价格高位,较年内低点的569.5元/吨,涨幅超75%。

“当前交易价格已背离供需关系,暴涨后存在暴跌和剧烈波动风险。由于期货是保证金杠杆交易,价格波动过大会带来强制平仓风险,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也背离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初衷。”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指出。

12月3日,大连商品交易所宣布对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实施交易限额,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10000手,大幅下调铁矿石交割仓库出库费用最高限价;12月9日,前述机构再度发文,自12月14日交易时起,非期货公司会员或者客户在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上单日开仓量不得超过5000手;同期,铁矿石期货I2105合约投机交易保证金水平调整为15%。

胡麒牧认为,关于交易限额的规定意在防止大资金炒作带来的风险,给市场降温。但限仓和限制交易额都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后期仍需警惕投机资金通过分仓来实现炒作拉涨。“目前,多头资金预计空头资金手中没有足够的铁矿石现货用于交割,所以疯狂拉涨。空头要么高价平仓认亏出局,要么从市场上购买现货交割,但无论如何难改亏损局面。”

截至目前,据不完全统计,12月,大商所已连续5次推出铁矿石相关监管措施。除前述交易限额举措外,12月4日,大商所针对铁矿石发布《市场风险提示函》,提醒客户理性合规参与期货交易;12月6日,其再发公告称,将落实“零容忍”要求,启动“五位一体”监管协作机制。

“事实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的不仅是铁矿石,铜、铝及煤炭价格也在全面上行,其深层原因是疫情之下全球印钞大潮带来的投资狂热,而铁矿石也因其涉及到的产业链条长、规模大而受到广泛关注。”佛山市金属材料行业协会执行会长李强表示。

多重因素推高交易价格

“据测算,今年以来铁矿石价格已上涨60%,但钢材价格涨幅不到10%,铁矿石的涨价是不合理的,也不可持续。”12月12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屈秀丽在2020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指出,铁矿石价格上涨的背后,是需求增长、国外垄断和资本市场炒作等因素共同助推的结果。

随着国内疫情防控逐步进入常态化,企业复工复产进度加快。前10月国内制造业PMI指数也一度以52.1%创过去三年以来最高值,原材料补库存需求也在不断增强。据统计,前10月,全国生铁、粗钢、钢材产量同比分别增长4.3%、5.5%和6.5%。但由于我国铁矿石对外依赖度较大,在此期间,我国进口铁矿石同比增11.2%,连续5个月铁矿石进口量均突破1亿吨以上,进口均价也同比涨3.8%。

进入11月,由于我国铁矿石主要进口来源国发货量出现下行,抬高了铁矿石的交易价格。据发货统计数据显示,澳洲每周铁矿石发货量平均为1283.4万吨,明显低于10月1405.3万吨;同期,巴西每周铁矿石发货量平均为632.3万吨,低于10月的717万吨。

西南期货研报指出,铁矿石发货量在11月确实出现下降,或跟中国以外的需求增加导致货物分流有关。而发货量的降低也是导致铁矿石价格上涨的一大诱因。胡麒牧认为,对于钢铁企业而言,由于铁矿石价格涨幅大于钢材涨幅,提高了钢厂生产成本,挤压了利润;同时,当前铁矿石价格高位已积累了价格风险,钢厂不敢大规模购进原材料,以防崩盘后的暴跌。铁矿石不论是暴涨还是暴跌,都不利于钢厂控制生产成本。

实际上,近年来,我国钢铁产业盈利下行态势已相对明显。据Mysteel研报显示,我国钢材自2018年四季度至今,利润水平呈现阶梯式下降趋势,以唐山钢坯为例,其钢坯年度平均净利润已从2018年的843元/吨降至今年10月的38元/吨,钢坯重回盈亏边缘。“影响钢材利润的成因复杂,但从宏观方面而言,政策干预对市场利润变化影响深远,甚至起到决定性影响。”

继续涨价支撑有限

鉴于我国铁矿石存在高度依赖进口,缺少定价权,高矿价挤压钢厂利润并降低其投资回报率的情形,李强指出,未来国产铁矿石仍需加强自主供给的意识。去产能不宜用力过猛,未来需让市场发挥更多效能。

截至目前,我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在2015年涨破80%大关后仍居高不下。在去产能的改革背景下,我国铁矿石原矿产量也经历了从下行触底到逐步回调的波动。梳理历年数据显示,2015-2019年,中国铁矿石原矿产量分别达到138129万吨、128089万吨、122937万吨、76337万吨和84436万吨。

关于未来铁矿石价格走势,李强表示,从资金面看,随着新冠疫苗上市,全球各国“无底线印钞”的大潮将过,此前过度刺激的货币政策将逐渐回归正常,炒作资金面将逐步收窄;从需求面来看,随着国内房地产市场由年初逐步回归平稳,在政策端“房住不炒”的持续定调下,明年国内钢铁需求很难大量上涨,铁矿石价格上涨缺乏支撑。

“目前铁矿石期货价格处于意外炒作高点,眼下交割月临近,价格面将不排除急跌的可能。”李强提醒,未来铁矿石价格仍面临随时回调,银监会等部门需严查违规资金流入带来的炒作行为。胡麒牧也认为,即便是考虑到明年全球复工需求,铁矿石也没有理由维持在高位,“目前,其价格已背离供需逻辑,铁矿石对外依存度高和供不应求是两码事,当务之急还是要完善期货交易规则,规范现货市场的交易秩序,避免炒作资金兴风作浪”。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消息,12月10日,钢铁协会组织中国宝武、沙钢、鞍钢、首钢、河钢、华菱钢铁和建龙等钢铁企业召开铁矿石市场座谈会。

与会企业达成共识,当前铁矿石价格上涨已偏离供需基本面,大幅超出钢厂预期,资本炒作迹象明显。当前,铁矿石市场定价机制已失灵,钢铁企业呼吁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和证监会采取有效措施,及时介入调查,对可能存在的违规违法行为,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