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上半年超800亿债券违约 银行在投资端面临压力

2020-07-13 16:38:40    来源:中国经营报

进入7月以来,股市表现强劲,债市震荡调整引起业内广泛关注。据Wind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已有72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876.37亿元,同比去年上升46.15%。

一方面是债市利率震荡调整,另一方面是信用债违约金额的持续上升,银行在投资端面临压力。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目前银行对信用债尤为谨慎;相比发行主体为民企的信用债,城投债更受追捧。

普益标准研究员王伟指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出台后,由于对期限较长的非标资产的投资有限制,部分非标融资占比较高的融资主体的偿债压力增大,非标融资难以滚续,银行出于降低净值产品波动的诉求会倾向配置信用债,特别是高等级信用债。

投资端谨慎偏好城投债

从发债主体来看,城投企业成为债券市场扩容的主要载体;中央国企数量变化不大;民营企业数量下降最为明显。

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今年上半年已有72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876.37亿元,同比去年上升46.15%,去年同期信用债违约总金额为599.62亿元。从违约主体来看,今年上半年新增信用债违约主体11家。

“信用债违约造成的风险在过去两年已得到逐步释放,尽管上半年信用债违约规模有所上升,其中大部分为过去两年已发生违约的主体的存量债券;从新增违约债券只数、新增债券违约余额、首次违约主体个数的层面来看,上半年债市违约风险得到了较好控制。”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指出。

此外,债市利率波动也引起市场关注。海通证券固收团队指出,6月以来债市继续调整,资金利率中枢抬升推动债市短端利率大幅抬升,而长端利率受到财政部特别国债公开发行、政策从宽货币转向宽信用、防止资金空转套利表态、新冠疫情反复等因素影响,呈现波动幅度加大,利率呈现显著上行的特征。

某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告诉记者,自前两年信用债违约大范围出现以来,其所在银行对信用债尤为谨慎,不只是关注信用债的评级、发债主体,还需要银行的授信,然后单券单批。

“我行投资信用债比较保守,主要是以浙江地区的城投债为主。”浙江某农商行金融市场部负责人坦言。

上海某券商销售部人士告诉记者,从认购情况来看,股份行、城商行、农商行基本投AA以上的城投债,偏好江浙沪一带。“目前的市场行情是,比如浙江一带的3年期城投债,评级为AA的利率中枢在5%,AA+大约在4.5%。”

另外,从发债主体来看,华创证券指出,城投企业成为债券市场扩容的主要载体;中央国企数量变化不大;民营企业数量下降最为明显。民营企业在2017~2018年严监管和去杠杆背景下,普遍融资困难,多重因素影响下,民企数量逐年下滑,以民企违约为主导的违约格局已经基本接近尾声,未来债市的主导违约因素边际上将发生一定变化。

同时,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指出,决定商业银行是否配置信用债以及配置规模最主要决定因素是信用债投资风险,而投资风险主要看以下方面:发行人自身资质和主体信用质量;行业及客户集中度,避免信用债发行主体和贷款客户行业重叠性过高而带来的集中度风险;风险缓释措施,部分信用债设有增信措施,对投资风险具有一定缓释作用;商业银行对信用债的配置与其投研能力相匹配等。

非标转标压力大利好高等级信用债

信用债市场分层的现象依然严峻,尽管上半年企业信用债融资总量回暖,但结构性问题仍然突出。

除了能在资产端增厚收益外,信用债还将是银行非标需求转化的方向之一。

7月3日,央行会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管理局发布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

海通证券固收团队认为,在此约束下,一方面非标和非非标相比于标准化资产而言更有收益率优势,非标认定从严后资产端压力进一步增加,倒逼银行理财等寻找相对高收益的投资机会,股市、信用债等风险资产将更受益于非标需求的转化;另一方面,从融资主体角度看,以往依赖非标融资的高风险主体需要寻求新的融资渠道,中短期内不利于高风险融资主体,相比之下,中高等级信用债更加受益。

徐承远亦认为,随着非标投资监管越来越严格,非标转标是未来发展趋势,而信用债有望成为银行非标需求转化方向之一,主要有三个原因:目前商业银行主要配置品种包括政府债券、政策性金融债、商业银行金融债(包括同业存单)等品种,非金融企业信用债配置较少,未来具有较大发展空间;相对于利率债而言,信用债投资收益较高,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商业银行非标萎缩带来的盈利下滑压力;商业银行部分非标投资底层资产实际为信用债,未来这一部分投资大概率将直接转为信用债投资。

中债登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商业银行持仓债券增加7512亿元,增量环比减少3666亿元。

分券种来看,国债持仓增加2551亿元,环比增加565亿元;政金债持仓增加2554亿元,环比增加910亿元;地方债增持1363亿元,环比减少5985亿元;信用债持仓增加649亿元,增量环比减少304亿元;同业存单持仓减少175亿元。

谈及下半年信用债市场展望,建设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撰文指出,信用债市场分层的现象依然严峻,尽管上半年企业信用债融资总量回暖,但结构性问题仍然突出,弱资质企业自身抗风险能力低,在疫情冲击下更容易出现经营困难,而近年来市场对民企、中小企业的信心尚未修复,市场偏好持续低迷,导致高等级企业和国有企业从流动性改善中获益更多;下半年在信用债收益率中枢上行、市场流动性回归合理水平的背景下,弱资质企业的融资渠道或将面临收紧,局部信用风险存在恶化的可能性。

该撰文还提到,政府债券放量发行可能产生挤出效应。

文章指出,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今年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3.75万亿元,较去年增加1.6万亿元,加上1万亿元特别国债和3.76万亿元的预算赤字,新增政府债务规模将达到8.51万亿元。截至6月末,国债、抗疫特别国债、新增地方政府一般债、专项债的净融资额累计达到3.95万亿元,下半年仍有4.5万亿元的新增额度。加之财政部要求1万亿元特别国债于7月底前发行完毕,预计三季度政府债券将出现供给高峰,净融资额或接近3万亿元,将对信用债市场融资造成一定冲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