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去年江苏CPI同比上涨1.6%,实现既定物价调控目标——保供稳价,“有效市场”“有为政府”齐发力

2022-01-13 07:30:44    来源:扬子晚报

昨日,作为2021年年度主要经济数据之一,CPI率先出炉。江苏调查总队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份,江苏CPI同比上涨1.8%,涨幅较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结束“两连涨”,重回“1时代”;年度数据也就此落定,全年CPI累计上涨1.6%,涨幅较上年回落0.9个百分点。全国CPI全年累计涨幅更低至0.9%,江苏和全国均实现了“3%左右”的物价总水平预期调控目标。

尽管数据轨迹“前低后高”,单月涨幅最高达2.7%,但得益于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同步发力,特别是在关键民生领域的保供稳价措施不断落地见效,最终,在克服了疫情冲击、极端天气、全球货币超发、供需错位导致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等不利因素后,市场供求总体保持基本平衡,奠定了CPI温和上涨的良好基础。

两大维度看达标之不易

北京时间12日晚间,大洋彼岸的美国CPI也迎来年度收官,国际投行普遍预期美国去年12月CPI将在前一个月大涨6.8%、创近40年新高基础上继续攀升。事实上,环顾全球,持续高通胀正日益令人不安,因此,无论是从国内还是从国际视角审视,江苏以及全国的物价调控达标均属不易。

放在江苏CPI历史坐标中衡量,去年1.6%的涨幅创下近12年新低,可谓相当“温和”。自2010年以来,江苏年度CPI涨幅在5.3%-1.6%之间波动,其中,涨幅在3%-2%之间的年份有6年,占比50%,2%以下的也有3年。“十三五”时期涨幅最高的是2019年的3.1%,2020年旋即回落0.6个百分点。2020年4个季度的CPI涨幅分别为4.9%、3.9%、3.3%、2.5%,“拾级而下”态势明显。基于如此历史走势,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去年年初江苏和全国均有信心调降年度物价调控目标0.5个百分点,由“3.5%左右”调整为“3%左右”。

但全球疫情经久不绝放大了经济的不确定性,直接导致供应链危机和不断恢复的消费需求严重错配;当去年下半年中国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后,美欧发达国家仍死抱货币财政刺激政策不撒手,超发货币如“大水漫灌”推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狂飙。海外输入型通胀压力有增无减,叠加国内疫情、极端天气等不利因素,使得国内物价调控难度陡增,部分商品供应偏紧,结构性涨价特征明显。正是在如此复杂严峻的大背景下,江苏和全国不仅实现了经济稳定增长,而且“超预期”地实现了全年物价调控目标,这当然是一项了不起的成绩。

反观全球其他主要经济体,CPI高企已成为经济发展挥之不去的梦魇。美国CPI自去年5月份“爆表”、突破5%以后不断走高,“高通胀只是暂时的”这样的自我安慰屡屡失灵,让美联储也渐渐失去耐心,哪怕经济增长放缓,减少购债、加息、缩表等抗通胀举措似已决然“上路”。作为制造业强国,德国去年12月份CPI涨幅“意外地”扩大至5.3%,创下29年来新高,全年上涨3.1%,也同步创新高,较上年急剧扩大2.6个百分点。韩国是中国的近邻,去年全年CPI上涨2.5%,涨幅创10年来最高,12月份CPI同比上涨3.7%,已连续3个月处于3%的“通胀警戒线”之上。

“去年全年江苏CPI总体比较平稳,符合预期,从历史数据来看,仍处在较为合理的范围内。”江苏调查总队消费价格处处长杨文生说。

拎牢“米袋子”“菜篮子”

记者昨日在南京市孝陵卫集贸市场逛了一圈,看到腌香肠的市民明显比前两年多,询问一位摊主猪肉价格,精瘦肉18元一斤,去骨猪后腿肉只要15元。

粮油肉蛋菜是居民日常刚需食品,其中的猪肉又堪称食品价格乃至CPI的“压舱石”。千方百计做好这些重要食品保供稳价,让居民拎牢“米袋子”“菜篮子”,不仅关乎稳物价,更关乎保障民生“基本盘”。猪肉价格回归合理,淡水鱼、鲜菜价格冲高回落,粮食价格总体平稳……去年江苏食品价格总体表现“低调”,其涨跌变化和CPI起伏高度正相关,成为CPI的“稳定器”。

去年12月份,全省食品价格同比微涨0.2%,相比之下,在8大类消费价格中,包含成品油价在内的交通通信价格上涨5%,教育文化娱乐价格上涨2.6%,医疗保健价格上涨1.7%,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居住价格均上涨1.5%,连衣着价格也上涨了0.8%。

记者注意到,从价格环比看,去年12个月,食品价格环比下跌的月份就有6个,其中5个对应着全年CPI环比的5次下跌。

猪肉价格对CPI的平抑作用依旧突出。全省猪肉价格同比下降34.9%,凭“一己之力”拉动CPI下降0.76个百分点。其它重要“菜篮子”商品中,同比涨幅最高的淡水鱼价格上涨20.6%,鸡蛋、鲜菜、鲜果、牛肉、虾蟹价格分别上涨16%、12.1%、6.3%、5.6%、4.7%,5种商品合计拉动CPI上涨0.66个百分点,对CPI的拉涨影响被猪肉完全抵消。

去年全省猪肉同比一直下跌,跌幅由1月份的2.7%加深至9月份最大的41.8%,连续7个月超过30%的同比深跌,见证着这一轮猪周期的盛极而衰。在镇江市养猪协会会长、镇江希玛牧业公司董事长马荣坤看来,猪肉价格“跌”声一片,主要原因是前期产能恢复正不断释放出猪肉产量,行业产能过剩。目前,希玛牧业的生猪存栏量为1.6万头,而去年1月存栏量约为1万头。“这样的扩产在行业内算是‘保守’的,很多企业产能增幅更大。”

然而,众所周知,由于食品生产易受极端天气、周期性魔咒等影响,消费还带有季节性特征,因此,其价格波动往往较大。去年1月全省食品价格环比大涨4.6%,转眼到3月就又环比大跌3.3%,当时鲜菜取代猪肉,成为左右食品价格的主要推手,1月份环比大涨24.2%,3月份环比大跌16.4%,且一口气连跌4个月,个中缘由除节日因素外,与气温冷暖变化也密切相关。

让居民难以忘怀的还有长期蛰伏的淡水鱼价格“一飞冲天”,至今仍处相对高位。“去年淡水鱼价格确实较高,公司养殖213亩加州鲈鱼,净赚50万元。”昆山俊涛水产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德胜告诉记者,长江流域开始全面禁捕、许多鱼塘因地方保护耕地政策而拆迁等,鱼类供给下降,自然货紧价扬。

不过,自去年6月份最高上涨39.6%后,全省淡水鱼价格同比涨幅正持续回落,近5个月更是环比“五连跌”。

市场与政府协同发力

如果总结去年物价调控的得失经验,在发挥好市场“无形之手”基础作用的同时,发挥好政策“有形之手”的关键作用,让“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协同发力,应是至关重要的一条。

去年12月,江苏七部门联合发文,出台多条政策支持生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明确用5-10年时间,实现全省猪肉自给率稳定在70%以上。这和去年3月围绕促进江苏畜牧业高质量发展而出台的纲领性实施意见前后呼应。马荣坤认为,近两年多来,全国范围自上而下出台的一系列恢复生猪产能、稳定生猪生产的实锤举措,在市场机制失灵的时候的确起到了扭转乾坤的作用。数据显示,去年三季度末,江苏生猪存栏1390万头,同比增长28.4%,前三季度生猪出栏1596万头,同比增长41.6%。

在粮油肉蛋菜重要民生商品领域如此,在煤炭等能源、原材料领域也如此。去年煤炭价格一度猛涨,电煤价格从8月中旬到10中旬两个月翻番,发电企业成本高企直接导致“供电荒”,如果不是政府打出有序增加产能、整顿市场秩序、完善供需机制等政策组合拳,如今的电煤价格断不会理性回归到一年前。去年12月份,全国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环比由上月持平转为下降1.2%,同比涨幅也回落了2.6个百分点。江苏PPI全年上涨6.3%,涨幅虽较1-11月继续扩大0.2个百分点,但却是近半年上升“步伐”最小的。而来自省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12月份,我省重点工业行业企业原材料、产成品价格下降预期继续增强。

政府的作为还体现在通过调控政策影响上游原材料涨价向下游消费价格传导上。去年全年江苏CPI和PPI之间的涨幅落差高达4.7个百分点,传导受阻一方面受制于生产端市场竞争充分、产品供应充足,以及消费有待提振,但政府保供稳价的积极作为也发挥了关键作用。杨文生表示,去年上游大宗商品、工业原材料涨价对江苏消费价格的传导影响不是太明显,并非影响CPI的主要因素,重要原因是各级政府对重要民生消费价格的调控始终高度重视,压紧压实“菜篮子”责任制等保民生措施落实得力。

对于今年的物价走势,相关人士普遍认为,保持CPI温和上涨仍有较多有利因素,首先,去年粮食丰收为食品价格保持稳定奠定了较好基础;其次,尽管国外输入型通胀压力继续存在,且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但工业消费品和服务的供给总体充足,非食品价格的稳定同样有条件。

对泗阳县贵咀畜禽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蒋思龙来说,去年养殖了34000只蛋鸡,蛋价平稳,收益不错。“预计今年蛋价保持平稳。不过,养鸡风险挺大,我们虽有三四万只蛋鸡扩产的余地,也不敢盲目扩产。”

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 吉强 许海燕

相关阅读